木石_Cassie

【翻译】绿红小短篇 4 - 空床铺

AO3原链


**********
回复点文:谁会阅读到凌晨两点?
**********

睫毛在柔软的棉质枕头上拖拽了几下,他睁开了双眼。Hal不是很清楚什么弄醒了他。他抬起脑袋,眯着眼试图看清楚时钟上明亮的氖气数字——凌晨2:40。噁,太讨厌了。

 

门外的某处传来一下低而沉闷的重击声,他立马紧张地翻身看看Barry是不是——哦。空床

 

Hal大声打了个呵欠,然后一边翻身下床,一边一手挠着光裸的肚子,一手揉着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些。他在Barry公寓的木地板上拖着双脚往卧室外走去。到了客厅入口,他用疲惫双眼在漆黑房间里搜寻着他的速跑者。

 

Barry瘫睡在一摞山那么高的旧档案上,手里圈着一杯已经冷掉的咖啡,嘴里还淌着口水。他轻轻打着鼾,台灯温暖的光线在他长长睫毛的尖上透出光辉。Hal轻轻踩着冰冷的地板穿过房间,悄悄从背后接近对方,弯下身来轻柔地将Barry的手臂从文件的上方移开。他一时好奇心大作。

 
他浏览了一下开头的几行字—— 被她儿子发现于家中地板上。死因:心脏受锐器损伤。凶器:锯齿厨刀,长约6寸。法医报告中判定其上指纹与Henry Allen吻合。 
 
Hal没有读下去,只是凝望着Barry颧骨的弧线,皱起了眉头。抬起手,他温柔地梳理着Barry的头发,在对方发出小小的含糊声音并挨向他的手时微笑了起来。 
 
Barry并不会时常谈起他的父母——好吧, 没有过。Hal也没认真打听过。天知道他在这方面也有自己的心魔。他知道Barry妈妈那桩谋杀案,她的丈夫被宣判有罪,而且Barry坚信爸爸是无辜的。他该意识到即使过了十年,Barry仍不会放弃一件案子——他就是这种人。这是Hal最爱他的其中一点,他总会寻找人们的善意和优点,即使对方未必值得。 
 
他的手顺着Barry的后脑勺一直摸到他的肩膀,在金发男子发出一声可爱的小小呼噜时,宠爱地微笑了起来。Barry总是那么积极,那么充满希望;他是队伍中那把冷静镇定的理智之音,总照看着他人。Hal有时候都会忘记他身上也背负着沉重的精神包袱。 
 
他瞄了一下时钟。他会在早上提一下这件事,提供一些帮助。毕竟他们是搭档啊。他不希望Barry感觉自己什么都得一个人扛。 
 
他温柔地晃了晃Barry的肩膀。蓝眼睛一下子睁开了,眉头困惑地皱着。Hal宠溺地微笑起来。 
 
“你好啊,大帅哥。” 
 
Barry把脑袋从桌子上抬起,纸张还在他脸颊黏了一小会儿才飘落回纸堆顶上。他瞄了瞄书桌上的小钟,然后呻吟了起来,抬手揉着自己的鼻梁。 
 
“嘿。”他的声音因睡意而带着粗粝,他转过头,朝Hal绽开一个困倦的笑容。“抱歉——”他打了个大呵欠,“——我没留意时间。”他垂眼瞟了一下卷宗,笑容从脸上滑落。 
 
Hal一言不发地弯腰关掉了台灯。他在Barry重新开始思考之前,将对方轻柔地从椅子里拎了起来,抓着他的手把他引向卧室。他瞥见Barry的表情——令人沮丧的疲惫和警惕的混合物。他轻柔地把对方推进床里,从对方身后爬上来,将脸埋进金色的发丝中。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把自己变成了大勺子,手臂缠扰在Barry的肚子上,小腿滑到速跑者的腿间,然后满足地叹了一声。 
 
Barry挨着他的身体依旧紧绷,而且脑子的运转对于凌晨三点这个时刻来说,显然 严重超速了。他把放在Barry胸前的手抬高,用手指揉着他的颈根。 
 
“你知道你任何事情都可以跟我说,对吧?” 
 
Barry僵了一下,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他转过身来,整个人终于放松了。他用手圈住了Hal的臀部,将脸埋进飞行员的颈窝。于是他将对方拉得更近,感觉到Barry的嘴角贴着他的皮肤扬了起来。 
 
“我知道。” 
 
这对Hal来说就足够了——至少今晚够了。他用脚把毯子勾起,草草盖住两人的身体,等待着Barry的呼吸变平稳。然后,把下巴搁上Barry的头顶,闭上了双眼。 

【翻译】绿红小短篇 2 - 力竭而行

AO3原链


**********
回复点文:好的,你知道有时候闪电侠换制服的场景会被描绘成旋风似的对吧?嗯,那么,我想要一个AU是:旋风是Barry试图穿上他的靴子时,单脚蹦哒快速转圈造成的。不过有一次他跌倒了,撞了Hal一个满怀。
**********
*译者注:标题释义。标题原文“running on empty”,在仅存很少热情/能量/资源时,仍继续去做某事,然后我就渣了这么一个题目出来。如果觉得不太好,请原谅我~~如果对题目有更好的建议,请务必告诉我,谢谢。

**************

Barry把前额从弹性织物中解放了出来。最后一丝肾上腺素从身体里褪去,他筋疲力尽地扯了扯自己金色的耳机,用手梳了一下头发,然后皱起了脸——满手都是汗啊,好恶心


这场激烈的战斗持续了数小时,Barry相当确定他绕着地球跑了至少十圈。他现在需要睡眠,还有至少十个披萨——一滴汗递进了他的眼睛,他疼得缩了一下——,他还需要一场淋浴。


他听到一把响亮的声音从瞭望塔大厅传来 “——只有一栋楼啊!”他笑了笑。是Hal。或许他也会想去找点儿吃的。


他的脚抽动了一下,突然之间他无法再忍受双脚裹在有保护作用的聚合纤维里多一秒。于是他弯下身去,扯其中一只靴子。他熟练地进入神速力,世界在他身边放慢。靴子后面的隐形拉链模糊了一下,房间危险地倾斜,他快速眨眨眼重新集中注意力。好吧,或许该先吃了再睡。他不是很确定自己今天燃烧了多少卡路里,不过他很确定又是个新纪录。


他设法挣脱了一只靴子,并在赤足碰上冰凉的金属壁垒时,舒服地叹了一声。他感觉自己的水泡都要起水泡了。他今晚绝对不要跑回去中城。


一阵大笑中止了他的大型自怜现场。Barry慢慢眨了眨眼,他意识到自己滑回到相对时间中。他困惑地盯着自己靴子上的亮黄。他在干嘛来着?噢,对了——靴子


他抓住左靴的拉链,往下扯了几寸,然后房间突然晃了起来,他眼前一黑——他的身体决定自己受够了。啊哦。Barry对于晕倒经验丰富,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于是他闭上眼睛,做好心理准备迎接命运的一撞。重力拽着他下落,最终让他撞上了某样绝对不是瞭望塔金属地板的东西。


“嘿。你还好吗?”


他慢慢睁开双眼,紫色斑点遮蔽着他的视线,他皱起眉头,努力眨着眼对焦在朝他说话的人身上。房间仍在令人恶心地转个不停。


“我——”


他又眨了几次眼,眼前的斑点变得绿了起来并渐渐褪去。Barry皱了皱眉。金属不会是绿色的——他是回到地球了吗?


一只温暖的手触上了他的前额,他小声呻吟着靠了过去。对他冰凉黏湿的皮肤来说,那温度简直是棒极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下反胃的感觉,于是吸入了一阵混合着上了油的皮革以及臭氧的味道——。是Hal。


当Hal把手从他前额移走时,他睁开了双眼,很开心发现世界停止了剧烈的旋转,但却对上了Hal的一脸担忧。


“小熊,你还好吗?需要我叫J’onn来吗?”


Barry终于发现自己现在是什么姿势了——陷在Hal的胸口,一只靴子不见了,另一只还在脚上晃着。虽然走廊里只有他俩,但他还是因为尴尬脸红了起来。他扭动着试图挣脱出来。房间突然再次倾斜,他呻吟了一声,一手抓住胃,另一只手按住眼睛;紧咬牙关对抗晕眩的攻击。,他真的得吃点儿什么了。


Barry,如果你不说点什么的话,那无论你乐不乐意,我都要把你拖去医疗室了。”


这逼迫他睁开了双眼。他朝Hal的脸瞪了一眼,然后舔了舔干燥的双唇,尝试着开口。


“我——我没事,抱歉。”他试图从Hal的胸口撑起来。Hal立马把他的手打开了。


“停。你不是没事——你都快跟Bruce一样苍白了。”


说完,Hal将手滑到Barry的脖子上,温柔地用两根手指查探着他的脉搏。难为情慢慢被疲惫替代,Barry的眼皮又垂了下来,他无意识地靠上了Hal的胸膛。


“只是需要吃点儿东西了”他埋在Hal肚子上温暖的绿色织物里,含糊地说到。“跑太多。有时就这样。”


他看到Hal对他皱了下眉,然后抬头瞄了一下走廊,接着肉眼可见地做出了某个决定。他一手滑到Barry的膝弯,另一只手滑到Barry的脖子后,而后一下子把他从地上抱了起来。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就朝瞭望塔的厨房移动了起来。


Barry实在是累到没法反抗,脑袋只无力地挨在Hal的胸口。就在他们几乎要到达走廊尽头时,他突然想起来——


等等!我靴子——”


他感觉到Hal哼了一声的震动,听见灯戒构造物飘过头顶的熟悉声响。Hal捡起他的靴子之后,他们再次前进。


“好了小熊,庆功大餐时间。”Hal垂下眼看着Barry,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嘴角钩出他标志性的得意笑容。“我知道J’onn把他的奥利奥藏在哪里。”

******

刚看了一下,以前有姑娘也翻过这一章了(是我大意了,以为她没翻这章呢),反正我会陆续把这系列补完吧。她应该是翻了1、2、3、5、6章吧……然后她就停了。然后,我记得似乎看过另外又有姑娘翻了11章(原系列目前最新的就是第11章)。就我了解这一系列的翻译情况大概就是这样吧。

哇~~~有人看到渣浪上这一条吐槽男朋友的贴吗?整个内容超级Jaydick的!虽然男朋友真的很过分,但是带上Jaydick滤镜立马可爱到打滚😂😂😂

因为没问授权,所以只放帖子截图,原帖链接放评论


我弄不清lofter的敏感点,也弄不清lofter上的人的敏感点。

所以我会用脚投票。

热门tag,我是说tag不是CP不是文章,也根本不需要我小小的热度对不。分享的渠道这么多,我犯不着用它来当间接分享的工具。

圣诞25日 之 第12天:绿红无差- 圣诞歌

啊啊啊啊嗷,还是赶不及搞到过了12点。

圣诞节怎么也得彰显一下我还活着(喂),然后突然想到最有节日气氛的CP不是圣诞色的绿红吗,于是就爬去AO3找了一下,找到这篇N多CP的系列短文里的绿红,祝大家圣诞快乐,顺便新年也快乐!


翻译得有些匆忙,假如大家发现有什么虫子的话麻烦告诉我一声我改正一下,谢谢啦~~


原文:25 Days Of Christmas - Day 12: Hal/Barry - Christmas Songs


授权:



***************我是正文分割线**************

因为某人(Wally)把Barry家里的食物清空了,以致他不得去了趟杂货铺买东西。他才刚刚到家门口,耍杂似地一边抱着杂货,一边试图开门锁,手机就响了。Barry呻吟了一声,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留意到他,便动用神速力冲进屋子里,将杂货摆到了橱柜上,然后接起电话,这一切花了他不到一分钟的功夫。

Barry接起电话:“你好?”

“Barry,感谢老天!”原来是Carol。

“哦,嗨,Carol,怎么了?”Barry皱了皱眉头,Carol听起来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求求你把我从你的白痴男友手上解救出来吧!” Carol哀求道。

Barry叹了一声:“他这回又干什么了?”他应该料到这一出的。还好他仍记得在聊电话的同时将需要速冻的食物放好。

Carol没有回答,反而打开了手机的扩音器,Hal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他正用自己能唱到最高的音调嘶吼着(belting) “Let It Snow”(Hal即使唱得最棒的时候本来也没有很好听,而圣诞歌让情况变得更糟糕,太过糟糕了)。

“我就来。”Barry一边承诺着一边就冲出了屋子。

“谢谢”Carol在挂掉电话之后抽噎了一下。她刚挂电话,Barry就赶了到她的办公室。而在Barry一踏入大楼范围内时,就已经能听见Hal的歌声。

“很快啊”Carol稍稍有点儿惊讶,毕竟她的手机还抓在手里呢。

“Barry?”Hal停了下来,惊奇地盯着他的男朋友。“你在这儿干嘛呢?”

Carol怒吼道:“来救我!”Barry的内心颤抖了一下,Carol的怒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Barry叹了口气,“来吧。”他宠溺地摇了摇头,向Hal伸出手来。

“啊,好吧”Hal答应着,确保自己小心避开Carol朝Barry走去。

Barry哼了一声,朝Carol挥挥手,就把Hal公主抱起来(Hal不甘心地发出了一些噪声,但没抱怨),冲回了中心城。在他们跑动的时候,Hal开始哼着歌曲剩下的部分,很明显为先前没法唱完而生着气。当然啦,如果他真的唱出来了,Barry肯定想都不想就会把他丢下。当他们回到家里的时候,Hal已经哼完了他的小曲,但是他的脸因为专注而皱成一团——原因多半是他在努力思考接下来该唱哪首圣诞歌。

“你该庆幸Carol没有把你干掉”Barry一边走向厨房收拾他剩余的杂货一边跟Hal说。

Hal无辜地回答到,“我只不过是想给她增加一点圣诞节情绪嘛。”

Barry扭头看着他,怀疑地扬起了一边眉毛。

“大概顺便烦一下她。”Hal承认。

Barry 朝Hal命令道:“如果你还要继续的话,把收音机打开”。他知道不管怎样,Hal都是要唱的了。

“你最好了。”Hal一边咧嘴笑着一边走向收音机。

就在Barry收拾着剩余的杂货时,Hal开始跟着收音机唱“Have Yourself A Merry Little Christmas”。如果Barry不是深爱着这个白痴的话,他绝对不会容忍这个(骗人的,但Barry会假装他是的)。Barry真心不知道Hal被什么激发了他的圣诞兴致。起码Hal看起来很开心。虽然很难说那会不会跟惹恼Carol有一点关系。

“Barryy!”Hal一把搂住了Barry的腰,把脑袋搁在了他男朋友的肩上。

“怎么了,Hal?”

“跟我一起唱!”Hal请求着。

“为什么?”Barry是真心感到困惑。

“一个人唱一点都不好玩。”Hal紧了紧在Barry腰上的手臂说到。

“好吧,如果你坚持”Barry甚至都没有抵抗一下就答应了。

Hal咧开嘴笑了起来。他把Barry转过来,牵着他的手将他拉到了客厅。一首新歌开始播放,Hal也开始跳舞,而Barry别无选择只能跟着他跳。就这样,他们扯着自己的最高音唱了一整晚的俗气圣诞歌。


*****************************

文里提到的两首歌: Let It Snow   Have Yourself A Merry Little Christmas

看了DC圣诞特辑09,我就忍不住手截了这些玩意儿~~~
P1真是笑死,老爷仿佛一个门饰;P2 P3帅到尖叫…………
BB这个一人动物园真是太可爱了~~超喜欢加菲宝宝的………………每次看到他变成各种动物都被萌到傻~(然后TTGo的BB配音还帅成那个鬼样子,真是的……

我就……

因为之前中了一个N52酥皮…………

然后又没有N52蝙……而且DCEU杯顶三巨头又只买了老爷

所以就很无聊地脑了这么一个酥皮找杯面的(系列不同难以相爱的)小剧场…………

OOC预警………… (另外请大家原谅我那顺序乱七八糟而且经常和背景融在了一起的字

【锤茶锤】【阿尔考特王子 x 莎乐美】心之全蚀

嘿嘿嘿…………被逼疯的CMBYN粉丝已经拉起了郎~~~

豚,我是一只豚:

脑洞来自微博,有作者授权脑洞写文。







啊啊啊,锤锤和甜茶实在太带感了!!!脑内飘过【美女与野兽】x【小王子与玫瑰】x【莎乐美】x【汉尼拔】,真的超级带感啊啊啊啊啊!!!!!


与 @木石_Cassie 共同创作,并且万分感谢她为本文狂踩油门!!!!!


——————


【锤茶锤】偏【茶锤】,请注意!!!


阿尔考特王子 x 莎乐美*


*莎乐美取于Timmy之姓Chalamet的中文近音


以下正文。


——————


一场突然袭来的暴风雪,让正在回程中的王子和仆人失了散,迷了路。于是王子只好骑着马踏雪前行。他沿着林中的一条小路,走了许久,饥肠辘辘,又忍受着寒风侵蚀的他倏见前方隐隐显现出一座城堡的轮廓。在兴喜之间,他一夹马肚,飞奔而去。


另一边厢,只见城堡之上的一扇窗户中,闪现过一丝迷人微笑,却又隐去。


王子跃马来到城堡前的大花园,被眼前的景色震住。一大片如鲜血般的红玫瑰在雪地之上盛放,灿烂夺目。王子下了马,如着了魔般朝着红玫瑰走起,他伸出手,直至花梗上的尖刺伤了他的手,他才晃过神来。属于王室的血滴落在花丛之中,刹那间,红玫瑰仿佛又娇艳了许多,鲜红欲滴。


城堡的大门“吱吖”一声打开了,仿佛在诉说着这座城堡自身那悠长的历史。一位翩翩少年出现在门后,他面若桃色唇似梅,体型修长肤白净,朝着来客微微一笑,宛如落入人间之天使,温柔善良。


王子看失了神。


“请进”,少年启唇相邀。


王子跟着少年入了城堡,城堡的门在王子身后重重关上,此刻王子才醒了神,发现自己还未向少年问好。


“我是阿尔考特,瓦伦西亚王国之王子。十分感谢您的主人在暴风雪之中救了我。”虽说王子是在雄伟的瓦伦西亚王国中长大,此刻却惊叹于所处建筑之精致,他边放眼欣赏,却不得不加快步伐跟上少年的脚步。


“莎乐美。”少年微笑回头,“请到这边来。”


闻言,王子收回高抬的头,将目光投在身前的少年身上,没有被如天使般的面容分心,王子终于可以细细观察眼前的少年。少年一头深棕色的卷发梳得整洁亮丽,黑色西装灰色西裤烫得笔直,穿着在他身上衬出极其高挑的身材,着实让王子忍不住看多了好几眼。


少年领着王子来到餐厅落座,他褪去黑色外衣,在白色马甲与浅蓝衬衣的包裹之下,更显高贵之姿。少年捧来暗红色的葡萄酒,倾至杯中。早已口渴非常的王子未等城堡主人现身,便端起酒杯饮了一口。酒浓醇香,一试难忘,王子忍不住连喝几口。放下酒杯,少年便恰时奉上主菜,打开银色的盖子,在闻到食物的香气后,王子的胃完全醒过来,色香味俱全的主菜极具诱惑力,王子便顾不上其他,大快朵颐。


酒足饭饱之后,王子才发现,城堡主人还未露脸,而回头更是发现少年已不见踪影。王子不禁皱眉,当下还是先找到少年问个明白为好。他起身离开餐厅,见路便行,千回百转,终于在楼上一扇大落地窗前见到一修长的投影。


“您来了。”少年回头,逆光将深棕卷发的边缘映成了金色,如同金子织造。


但无暇沉溺于此般令人惊叹的美丽,王子被少年胸前的一抹深红吓出了魂。那抹红,状如玫瑰,开在胸前正正是心脏的位置。血红从心脏中心,如同玫瑰花蕾般一瓣一瓣地绽开,开在如同雪地的纯白马甲之上,灿烂夺目。


王子无法相信眼前之人,但也许眼前,未必是人。


“所以,这是怎么一回事?”王子壮着胆问道。


“请您过来吧。”少年返身回至落地窗前,这扇窗正好是中央,望下去恰好得见那一大片红玫瑰。少年的目光落在玫瑰之上,说道,“那是我心之所在,您的血入了我的心,我便把我的心祭献于你。”他抬头望向比自己稍高些许的王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你的心?”


“我用心烹饪出来的主菜,王子殿下不是很欣赏吗?”


王子顿时睁圆了双眼。


少年逼近,因为背光而行,如同大理石雕刻般精致的脸陷入暗影之中,而黑暗,则在少年身后张开了翅膀。


“您吃下了我的心,王子殿下,您属于我的了。”少年沉稳地走至王子跟前,双手背在身后,踮脚抬头吻上了王子的唇。


“所以……莎乐美…………”王子在吻中抽出半秒在少年耳边呼气问道,“你愿意……为我……为我跳一曲七重纱舞吗?”


“当然,我的殿下。”




少年为王子跳起的七重纱舞




少年从王子的身上退了出来,轻纱飘落,倒在了王子的身上。他轻轻吻了吻王子的胸口。脸上爬上了一丝潮红。


如同在雪地里正在盛放的红色玫瑰。


【完】

看完正联之后………………【有剧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就想起诺顿秀上面哼哼讲的这句话
.




.




.




.




.




.




.




.




.




.
我去啊哼哼这根本就是在剧透好吗?!
老爷一直坚持必须复活酥皮,说一切他负责他善后,复活之后知道酥皮不对劲还敢去现场,而且穿的是普通蝙蝠装(跟BVS的重甲形成鲜明对比),这看起来根本就是故意给酥皮出气的呀………………
然后掰完母盒之后受冲击最大的Victor和酥皮都躺倒了…………老爷立马就一句心碎颤抖的“Clark”…………内心真是燃起烟花万道!!
(钢骨“???明明我才是队里最小的小宝宝好吗?我半死不活之后搞成这个样子我trauma也没过去好吗?你们这样很容易失去本宝宝的好吗?”😂

还有酥皮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喜欢我才复活我的,老爷立刻心虚 我不是我没有

真的,老爷你可太明显了,箭头粗到你家旧宅的大厅装不下了…………


哦,对!还有一个!老爷被酥皮揍完之后,嘟囔了一句“something definitely bleeding inside”,我内心狂吼“老爷你的inside是不是指HEART?!!!

【翻译】绿红小短篇 7 - 新年快乐(下)

上篇

*****************************


Barry一口酒喷了出来,因为被呛到而猛烈地咳嗽起来。“什么?,那……”他有点慌张地看了一下Hal的方向,脸颊窘迫地通红着。想惹恼Barry实在是太容易了。

“……那不,呃,不会发生的。”他又了起来,然后再喝了一口香槟。

“来嘛,2016就没有一点疯狂的点子吗?准备搞一个纹身?准备卖光你收藏的背心毛衣?”

Barry假装很生气地瞪着他,Hal哈哈大笑了起来,用腿撞了撞Barry的大腿。他看到Barry一边盯着他们大腿相触的地方沉思,一边无意识地摆弄着瓶口。Barry摇了摇头,好像在理清自己的思绪,而脸蛋却变得更红了。

他清了清喉咙:“没……没有什么计划。我觉得我还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Hal在看到Barry抬起胳膊摆弄着耳旁的小闪电时,噘了噘嘴。这也太明显了。抓现行了

“小熊,我可一点都不相信。我没有教过你应该成为一个更好的说谎者吗?这谎撒得太糟糕了。”

Barry猛地抬起头。“我——什么?我没撒谎。”

Hal抬起戴着手套的手,敲了一下对方的鼻尖,在Barry气恼地哼了一声的时候愉悦地咧开了嘴。

“你有。你撒谎的时候就会这样摆弄你的耳机——简直太明显了。”

“我没有——”Barry猛地将手缩了回去,尴尬得满脸通红,而Hal则放声大笑了起来。声音撞在附近的屋顶上,回荡在夜空中。

“那你确实有一个计划。”而且还是很难为情的——更赞了。“来嘛,你可以告诉我的。”

Barry瞪得圆溜溜的双眼移上了他的脸庞,表情在慌张和惶恐之间摇摆着,手指紧张地抓着制服的红色布料。Hal的胃猛地沉了一下,他觉得Barry的表情仿佛是他有什么极度渴望告诉他,但却没办法鼓起勇气说出来的事情一样。之前轻松的氛围变得严肃了起来,某种怪异的希冀在两人间升起。Barry的手指将香槟酒瓶圈得更紧了。

“小熊?”Hal轻声问道。他面朝Barry歪过了脑袋,将原本枕在脑后的手滑到了Barry的膝上,带着安慰鼓励的意味轻轻地捏了捏。但就在他的手碰到Barry时,他听到对方倒吸了一口气,而且浑身僵了一下,好像随时准备逃跑一样。蓝色的眼睛对上了他的双眼。Barry伸出舌头润了润嘴唇,先前紧抓着制服的手指慢慢松开,悄悄滑上来,覆在了Hal的手上。Hal的呼吸一下子哽在了喉间。当Barry的目光落到他们手上时,他的心更是要跳出来了。

“或许……或许我真有一个计划。某件我已经考虑了有一阵的事情。”

Hal用手指紧抓着Barry的膝盖,某种叫做“希望”的感觉在腹中翻滚着。他向着Barry的方向低下脑袋,缩短了两人间的距离,向随便一个神灵祈祷着他没有会错意,祈祷着他没有解读错Barry的话。

“真的?”他的嗓音突然变得粗粝了起来。他翻转手心,让两人十指紧扣,而Barry没有挣脱。速跑者终于下定决心,将视线移回,与Hal四目相对。他被两人间离得这么的事实惊到了——他与Barry的唇间只隔寸许,而突然之间这距离又变得太远了。两人间的空气在紧张的氛围挤压下噼啪作响。Barry的目光垂到了Hal的唇上,然后他扯了扯Hal的手。而这,就是Hal所需的应允了,然后,他让他们两唇相接。

老天,他应该知道的,一旦他越过雷池,一旦他允许自己去触碰,他就永远没办法停下来了。Barry尝起来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就像是闪电狂舞前的寂静,而那令人上瘾,他再也不会想去尝别的东西了。他的嘴唇在Barry的唇上游移,手缓慢地摸索着,拽下了Barry制服上的头罩,这样,他就能将手指穿入那些金色的发丝了。

Barry漏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那是Hal所听过最棒的声音,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爆炸了。他将下颚向右歪了歪,好让舌头溜进Barry的嘴里,他的舌头缠绕捻拧着,让Barry绝望地攒紧Hal制服的前襟。而香槟酒瓶就咔哒掉在了地上,被人所遗忘。而就在他想更进一步之前,Barry就行动了,他的大腿上突然就多了一个速跑者,哇喔,这真是比之前更美妙(Barry总有最棒的主意)。Barry也将手指插入了Hal的发间,将他自己尽可能地压向对方,他整个身子都仿佛不能自已一般轻轻颤抖着。

Hal两手往下滑到Barry的臀部,把他拉得离自己更近,而嘴上则没有缓下吮吸Barry下唇的动作。两人都因突如其来的接触倒抽了一口气。他将嘴唇重新触上Barry,沿着他的颔边移动,轻咬着Barry耳后的几个敏感点,这让Barry的臀部猛地向前撞去,手指扯住Hal的头发,把他拽回到自己的嘴上。

Hal也将臀部向上蹭动,让Barry咒骂了起来。他动手将Hal推到背靠上冰冷的金属,疯狂地吻着他,一只手往下滑动,最后栖息在他的心脏上方。

突然,在他们身后某处炸起了一声巨响,两人都被吓了一大跳。天空被一片紫色的柔光照亮,巨大的烟花在夜空中炸裂然后又消散在黑暗中。Hal将前额抵上Barry的额头,两人都粗重地喘着气。Hal用拇指描画着Barry的颧骨,对他绽放出一个仿佛见证了奇迹的微笑。Barry用手指梳着他脑后的头发,另一只手甜蜜地在Hal的心口摩挲着,这让Hal胃里暖意融融。

Barry稍稍退开了一点,双眼带着纯然的幸福凝视着Hal的双眸,他温柔地说了句:“新年快乐。”Hal不由得重新吻上了他,嘴唇温软柔和地移动着,动作天杀的纯情,充满希望,以至于Hal开始觉得,这一年或许也不会那么糟糕,这一年或许会特么的棒极了

Barry——”Barry哼哼着回应他,当Hal的嘴唇开始向下占领他脖子的时候,放在他胸口上的手往下滑了一点。Hal扯开他的制服领子,好能吮吸到他的锁骨“——我想到一件我在新年想做的事情了。你想知道那是什么吗?”

他抬起臀部向上蹭了一下,双手滑到了Barry的臀尖,好将对方按得更紧。

“我觉得——啊——我能猜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