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_Cassie

法兰西之锅

转世AU    逗比小甜饼

向光而生的番外,正文才开了个头,暂时木有灵感写不动,脑力跟手速不行。人懒。但是想写个甜的番外。就酱。

文章的设定是吧唧跟Steve是格朗泰尔跟安灼拉的转世。他们俩在坠火车昏迷跟掉飞机冰冻期间梦到了前世的事。然后现在是队长找回了吧唧,两个人已经没羞没躁地生活在一起了。就让番外自己先独立出来吧啊啊啊啊啊~~~~~(就没见过像自己一样不要脸的家伙XDD

 ————————————————————————————————

 

 

枪,很多的枪。

 

金色的阳光,和煦的春风。

 

利剑一样的飞雪,地狱一般的深谷。

 

不。这只是梦。

 

金色。金色的头发。

 

束缚带。无端的紧张。滋滋作响的电流。

 

炸裂一般的疼痛。

 

钝痛。

 

失望的眼神。

 

绝望的眼神。

 

遗忘。空白的记忆,失重的内心。

 

被八颗子弹击碎的鲜花。

 

破碎的阳光。

 

下坠的Steve。

 

不!!!!!!!!!!

 

 

**********

 

Bucky猛的睁开眼。心脏是猛然收缩后剧烈而节奏不均匀的跳动。沉重而慌乱的呼吸在清晨安静的房间里回响着。

 

五秒之后,他回过神来,扭头看了看身侧的人——整个人趴在床上,脸别向床外,半个脑袋都埋进了枕头里,金发睡得乱糟糟但看起来依旧充满了生命力,左手垂在身侧,右手搭在了他的肚子上。幸亏没有把他吓醒。不过对方似乎有所察觉一般稍稍收紧了右手把Bucky的腰往他自己身上搂了一搂,把脸转了过来埋进了他的颈窝,嘴里嘟囔着听起来似乎是“Bucky,it’s OK, I got you”一样的句子。

 

心脏的刺痛感还没消去,但那股拥堵感已经被眼前睡得像个蠢孩子一样的金发大个子抹消了。一抹温柔的笑容悄悄爬上了Bucky适才紧绷着的嘴角。

 

Bucky再次颤抖着深呼吸了一下,掰开大个子的手,半趴上了Steve的背,左手搂着他的腰,左腿压着他的膝窝,低头在Steve的肩上留下了一个吻,脑袋缩在对方下巴下蹭了蹭,满足地再次入睡。

 

********

 

Bucky是痒醒的。

 

不是腰而是脸。好像有只苍蝇左一下右一下地骚扰着他一样,脸上到处都痒痒的。

 

奇怪?苍蝇怎么这么安静?

 

不耐烦地睁开一只眼睛一看,发现是满脸痴情的金发大胸两眼放光地轻轻啄吻着他的脸。

 

Bucky轻笑了一下,“早安,美国甜心。”然后追逐着那双红唇印上了一个吻。

 

对方心满意足地微笑着结束了这一吻“早安,布鲁克林型男”。说罢又倒回床里,让Bucky调整了一下脑袋,更舒服地枕着他的左臂,右手则静静地挠着自己凌乱的金发。

 

一阵舒适的沉默之后,Steve有点犹豫地开口,“Bucky你…………昨天半夜是不是做噩梦了?我好像感觉到你做了噩梦…………你怎么没有喊醒我?”

 

“…………”

 

“你知道的。无论什么时候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叫我的。嗯…………这就是我们同睡一张床的意义”

 

“是吗?”Bucky坏笑着抢过了话头“我以为我们睡一张床的意义是可以随时把对方艹进床垫里……”

 

“之一。我说之一。”Steve大声地说着补充的语句企图盖过Bucky的取笑,然后小声补充道,“意义可丰富了………完全不止这两点,下次我可以给你讲一夜,不过那样的话你大概会在第五分钟就把我揍晕了吧…………”

 

“好的,我会如你所愿假装并没有听到后面这一句话,Stevie……”Bucky抿住嘴唇笑了起来,肩膀一抖一抖的。Steve也被他感染得笑了起来。

 

两个人的呼吸又回复了正常。

 

Steve用左手的手指摩挲着Bucky臂上的红星。“我现在确定你昨晚的确是做噩梦了,介意告诉我是什么吗?嗯…………你知道的,”他刻意放松了语气,“说出来之后它就不会缠着你了。惧于美国队长的力量。”说完他自己都笑了出来。

 

Bucky沉吟了一阵,“…………好吧,就是,1832年的事”他停顿了一下,“你知道的,柯林斯,缪尚,会议,小册子,blahblahblah,你闪闪发光的演讲,自由平等博爱,不不不你没有被钉在窗前的墙上”他拦住了那只企图掰过他脑袋把他整个人闷进那个E cup大胸里的右手,放进自己的双手里搓揉着,没有拒绝那个落在前额的轻柔的吻。“我跟你说了我没做噩梦,来,你躺回去我告诉你昨天我梦到了什么好玩的。”

 

脑袋上的阴影乖乖地撤走了,斜上方的枕头陷进去了一点。

 

“我梦见了我在柯林斯二楼的小圆桌上醒来,四周一片狼藉。”感觉到身边的人有点紧张,他伸手拍了拍他富有弹性的肚子。“一片寂静。静得好像整个世界被人按了静音键一样。我小心地站起身来,发现小圆桌脚旁还有椅子脚旁堆满了绿瓶子。幸亏我动作轻,不然碰倒了瓶子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被吓到尖叫呢哈哈。”Bucky笑了一下,然后接着说。

 

“周围还有不少凳子跟桌子的破腿。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在小阁楼里。于是我找到了楼梯,结果在楼梯拐角发现了一个铁锅,我他妈也不知道那个锅是从哪里来的,大概是于什鲁大妈的吧,又或者是我把它‘放’在那里的,你懂。”他随意瞟了一眼依旧紧张的人。(“放” 就是做梦的人随意导演自己的梦境的那种安排道具的放,假如没get到的话)


“我拿着锅上了楼梯,一上到去就发现你被国民自卫队的人用枪围在了小窗边。我感觉得到你很紧张,我知道他们也很紧张,因为他们就要枪杀一朵花了,一朵美丽而凶猛的玫瑰。不过他们没有人发现我,但你看到我了。

 

然后我大喊了一声‘自由万岁!’,他们都愣了一下手上松了扳机回头来看我,就在那一刻我把锅丢了出去给你,挡在你跟锅中间的那俩家伙吓得整个人立马往地上蹲,我趁机冲过去踢晕了最右边的两个家伙,哦,对了,我上楼的时候顺手捡了一个小破桌子腿,看不出来还挺好使的,敲晕了一个,回过神来的那帮家伙有的立马向你开枪,不过你躲在锅后面好好的;有的家伙想对我开枪,当然啦,哥身手那么敏捷怎么可能被他们打到嘛。我闪身避开了子弹,抓住了最前面那个家伙的枪筒,枪筒真心烫,我觉得我的手大概要起水泡了。我抓着他的枪筒,把他拽了过来一矮身,扛起来丢到了你理会不过来的那两个家伙身上,三个一起砸晕了。我瞄到你已经用锅砸晕了两个,亲腿扫踢晕了一个,真是个幸运的家伙啊,被法兰西之光亲自踢晕的。啧啧啧。”他高兴地听到脑袋上方传来了意料中害羞的笑声。

 

越编越兴奋,Bucky掰开了Steve的左手,整个人坐起来靠到了床头上,俯视着那双天蓝色的大眼睛。现在那双眼睛里还闪着好奇跟兴奋的光芒,Steve的整张脸都散发出同样的光芒。在透过薄窗帘照进来的阳光映衬下,仿佛整个人自带柔光,就像天使一样,美不胜收。

 

“然后呢?”就像听晚安冒险故事的5岁小男孩一样,Steve一脸兴奋地催促着他。

 

“然后,然后我们把脑袋伸出去看了一下我们的街垒上的战况。发现打得还挺激烈的,公白飞跟古……啊不,没有变身的博士跟没有盔甲的铁罐在右手边街对面的门前跟一堆卫兵打得正酣,唉……我也不好说博士到底有没有变身,他没绿,但是摘了眼镜,头发别提多狂野了,衣服倒还在,虽然破损了不少地方。他的力气真大呀,感觉跟他打的卫兵脸都被吓绿了。小矮子在依托着街垒的掩护,跟几个卫兵周旋着,引他们到J的有效射击范围内——J就在他楼上的窗子里,鬼才知道他怎么混上去的——J的准头很不错,他俩配合得也非常好,就像一个人一样,就像他俩平时的模样。

 

说真的,太神奇了,街垒上居然还有一个棺材,谁这么慷慨把自家的棺材都给捐出来了。”

 

“然后呢?我们总不能光盯着吧?”兴奋的小男孩催促道。

 

“噢噢,我们当然没有那么干,即使我想那么干你也会阻止我的不是吗?不然的话即使是在梦里那也太脱离我们男主角的角色性格了。”Bucky俯下身去,右手一把勒过Steve的脖子,吻到了那因为疑问而微张的嘴唇上。两个人就这么痴缠地吻了半分钟,然后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对方。

 

“然后,你就一把搂住我的腰,我们两个缩成一团,从窗口跳了下去,在你的锅的保护下…………嗯,我没忘记保护好两把刚在地上捡的枪,落地的时候没有磕坏它们,当然啦,也没有磕坏你最爱的这张脸。”

 

“Bucky,你知道我最爱的不是你的脸,而是你,身体跟灵魂,外表跟内心。”Steve严肃地皱着眉头,认真地反驳他的戏谑。

 

“对对对。我。有一张俏脸的我,有灵巧的嘴巴的我,有无所不能的手的我,有可爱的屁股的我。Steve你不要岔开话题,你还要不要我继续讲了?”Bucky眯着眼睛盯着脸色越来越向煮熟龙虾靠近的Steve。确定Steve没有更多跟主题无关的讲演要发表之后,Bucky继续编着他的故事。

 

“锅砸在地上的响声吸引了不少注意力,几乎整个三岔路口的人都停了下来看着我们两个,应该是我们的出场太炫酷了。嗯,你知道的,我缩着躺在你怀里然后你躺在锅里,我还一副自带超大型炒勺的样子。”说完这句两个人一起疯狂地笑了起来,笑点素来很低的Steve甚至快要把脑袋都笑掉了。他抬起左手一巴掌拍上了Steve剧烈起伏的胸口,被Steve用右手按住然后继续毫无形象地大笑。

 

“然后J迅速反应过来,抬枪干掉了他火力范围内剩余的几个卫兵。Musichetta也迅速地撂倒了她身边的流氓………可怜的Bo……不对,没有Bossuet跟Joly,怎么说呢,就叫他Jossuet吧哈哈,那个家伙当机当得比较久,被身边卫兵的枪子儿擦伤了屁股,‘嗷’地哀嚎了一声,可怜的家伙,大概要趴在床上一个多星期了,希望Nat...呃chetta没打算因此小揍他一顿。

 

我们一起一路奔跑着干掉了往我们这边冲过来的卫兵,一直杀到他们在我们这片街区的后防线,然后你拿着锅一个侧空翻就跳到了炮筒上,我跑过去拽着炮筒翻身跳到了你的锅面上,借力翻到了旁边的二楼,顺便干掉了上面持枪的士兵,然后在他的位置上为你提供狙击掩护,看着你拿着锅在人群中躲闪腾挪,拳脚并用,矫健的身姿就像在追逐猎物的Artemis。金发飞扬起来就像是照耀着法兰西阴暗的小巷的飞舞的阳光。不得不说,能死在你手上的那堆家伙真是一帮幸运的蠢货。

 

看你解决得差不多了,我的子弹也用尽了,我就顺着排水管滑回到地面,用枪揍翻了那些想靠近你的蠢货,哇啦~后防线被我们解决啦~~~

 

之后我们簇拥着你,跑到了我们的街垒上,把锅插在了街垒的顶端,将掉下去的三色旗插在锅把上飘扬着,一起大声喊着Vive le France, Vive la Liberté。我看着你,整个人笼罩在一层金光下,就像阿波罗,就像维多利亚,我的巴尔德,我的阿柔斯特,我的安灼拉,我的美国队长,我的自由。”Bucky俯下身来,每念出一个名字就在Steve的脸上唇上耳上颈上印下一个火热而深情的吻,就像虔诚的教徒亲吻神祗的雕像,又像在领土上宣告占领的标记,如图他们从前的每一个吻。

 

Steve回应着他,将他翻身压在身下,炙热地回吻着Bucky,一吻一句地对着他的肌肤呢喃道,“我的海辛德斯,我的阿特米斯,我的霍德尔,我的皮拉德斯,我的格朗泰尔,我的冬日战士,我的希望。”

 

成对的名字交织在一起,跟吮吻声与Bucky的呻吟一同在空中混成了最美妙的和声,填满了房间的每一个缝隙。

 

最后,Steve将脑袋埋在Bucky颈间,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现在我就要把你放进锅里煮了然后搽好酱汁吃干抹净了。”

 

意识游离的前一刻,Bucky想到,只要在Steve身边,每一天都是天堂。

 

 

 

 

——————————————————————————————

吧唧叫队长American Sweetheart队长立刻回敬他Brooklyn Handsome 觉不觉得很登对呢?(请回答是,谢谢!)

顺便我知道结尾结得很烂很cheesy…………求轻拍


评论(3)

热度(32)

  1. ▪️▫️木石_Cassi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