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_Cassie

【翻译】B-theory of Time B的时间论 (2)

(1)


他对自己要继续留在El家的事有多板上钉钉——用Lara的话来说,被真正“黏附”在这里——还没概念。直到Bruce发现时光如白驹过隙,而自己如此孤独。它每每在夜晚涌上心头。晚上Bruce拥着一大堆被子和枕头睡在大沙发上时,无论他多么渴望入睡以暂时逃离这一切,他都无法阖上双眼。


在沙发正中自然盘坐着,Bruce双眼放空陷入深思,麻木地聆听蛰伏的房屋里的白噪音,思绪在脑中奔腾。


从早先Jor-El陈述中发现的线索看来,他可以保守推断氪星仍在步向死亡,那也极可能是在他们相遇之前,对方向议会发表讲演的原因。就年龄说来,Kal将在一个星期内满一周岁了。而从Bruce留意到的那对父母兴奋地讨论着生日派对时的身体语言和其他明显举止看来,氪星似乎至少能熬过那个时候。虽然地心爆裂的具体时间仍是未知之数,但他能在Jor像他之前热切保证过的那样,在明天带他去参观实验室时,轻易收集到相关信息。

 

而Bruce现在能确定的是,没错,他被迫进行了时间旅行;不,这不是平行世界,因为事情正跟他从前所认知的样子展开一致(除了他会出现在这里这部分),并没有发生什么足以开启“平行”存在的重大事件;还有,是的,Jor-El跟Thomas Wayne在此之前见过面了。


至于为什么不管是他父亲的任何记录或是堡垒中的资料都没有提及那次见面,Bruce只能猜想这件事是该被保密的:在Thomas的方面,如果他承认了这件事,那他很可能会被塞进束缚衣里然后被锁起来;而对Jor而言,Bruce在目睹过议会议员对外来者的态度之后觉得,公开他曾经偷渡过一个地球人到星际间这个“禁飞区”里肯定不是一件好事,即使全息投影跟血肉之躯所造成的威胁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他自己则是另外一回事了:他是实打实站在这里,而并不是Jor-El把他带过来的。


那又勾起了另一个待解答的问题。是什么把他带到氪星来的?是什么把他剥离了自己的现实,将他从时空隧道的另一头扔到这里来的?Bruce曾把那光亮比作极光,所以那可能是某种高能量,还恰好拥有能执行这项可疑任务的正确成分的罕有光辉?


或许那是一种辐射和陌生的光学粒子。可以有意识地瞄准一个有机生命体,懂得利用氪星技术和堡垒的水晶构造来放大效应,同时还能像电脑病毒一样吸收当时环绕房间的全息投影信息。然后,就像一个被写入新初始程序的人工智能一样,根据收集到的所有数据作出反应:在时空中撕扯出一个通向它刚熟识了的地方的虫洞,然后锁定距离最近的有机物并将其进行传输。


这是个相当惊悚的想法。什么样的辐射或者是光能可以做到这种事情?还能拥有自主意识?为什么他会成了应被传输的“距离最近的有机物”?为什么要传输其他东西过去而不是光线自己直接飞驰过去?如果真的涉及了自主意识,那么或许它需要一个同样用力想着那个它收集了如此多相关资料的地方的活人,来将那变成现实?


Robert Lanza*关于他生命中心论的观点或许是对的:没有一个生命、一个有意识的人来观察的真实无法构成真实。但这仍让Bruce疑惑为何选择他而不是Clark?如果他俩的思绪同样深扎在氪星上,深到一堆爱绑架生命体的怪物辐射光线想要绑架他们的地步,那也应该是绑Clark啊,不是吗?难道光线射下来的时候Clark的心里不是也想着氪星吗?

(*这人写了本《生命中心论:为什么说生命和意识是理解宇宙真谛的关键》,亚马逊的作者介绍里说他是“世界上最可敬的科学家之一,”还说某杂志封面故事里称他为“天才”和“叛逆的思想者”还把他比作爱因斯坦。他跟这本书的合著人一起创立了生命中心学说——看待宇宙的革命性新观点。)


说起那时候来……Clark好像有些什么正想跟他讲,他那晚的第二次尝试。所以也有可能Bruce确实是两人当中心思还陷在氪星的画面和想法里的那个。况且那时他还在心底深深地疑惑着这颗星球走向死亡的时候是怎样的……这大概能解释为什么他见到的Jor和Lara是稍微年长一些,而非全息图像中的年轻模样。按生命中心论的解释,正是通过他的观察让这个地方成为了现实,所以或许在潜意识层面,他正支配着这个时间里的一切要点?


Bruce曾经习惯在临睡前思考些异常艰深的理论和哲学问题,但这次的远远超出平常的概念化范围了。这是活生生的实践啊!


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深到仿佛连灵魂都一并呼出,然后把脸埋进手心,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现在他需要做的是把所有这些可以等的破问题都推到一旁容后解决,然后处理那些重要的。


比如说,首先,他怎么回家?


他有能回家这个可能性吗?

他有告诉El家关于他是谁和他从哪里来的真相吗?


如果他说了,那他说了Kal——真正的Clark,是怎么长大的吗?


地球上他的熟人们有在找他吗?


Bruce摇了摇脑袋,中断了心里冒出的一连串问题。双手揉了揉脸,然后穿过头发,最终停留在后颈上,他再次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他很庆幸自己没有立刻重新钻研起先前那堆问句来,但阻止他这么做的那令人心碎的尖锐声响并不是此刻取代他脑海中思考的东西。他或许不精通照顾孩童,但他能认得出婴儿的哭声。


Bruce站起来,安静地在房子里走动着,回想着房屋的布局,最终找到了小Kal的房间。当他朝里窥探的时候,发现灯还是灭着的,但当他听到清晰的满怀爱意的诱哄声和小小的模糊抽泣声,他知道有人在努力驱赶噩梦,让Kal的世界再度变得安全。在双眼适应了黑暗后,他发现Jor跟Lara都在房间里努力安抚着他们的孩子。而Bruce就这么挨在门边看着,默不作声,不被注意,脸上带着难以捉摸的悲伤。


眼前的画面让Bruce意识到,即使他把自己的问题从等式中抽离,剩余的变量依然能得出相同的答案:一个世界的湮灭,一个令人敬畏的文明的陨落,一对已为自家婴孩打算好一切的父母的丧生。即使把他移出题外,一切依旧危在旦夕。而目睹了Jor的手指温柔地穿过Kal的发丝,弄乱了他除了那撮顽固的著名S型卷毛外的所有头发;听到Lara 用极其温柔的嗓音哼着摇篮曲,臀部轻轻随着节奏摇摆,顽皮地撞在丈夫身侧……Bruce觉得自己不得不做些什么。


一股突如其来的使命感击中了他,盘绕充盈着他的四肢百骸。而当Kal疲倦但欢欣的嘟囔声传到Bruce耳中时,那股感觉突然有了意义。他的“使命”有了定义。


Bruce想挽救这一切,拯救他们。


他永远也不会得到拯救自己父母的机会,而现在,拯救Clark父母还有氪星的则被送到了他面前。他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Bruce知道他成功的机率微乎其微,但他依旧会拼尽全力去做这件不可能的事,即使到最后他或许只能救出这两个人。而正是他们,给予了Bruce在全宇宙中,在任何宇宙中,最珍惜的人以生命。


即使他会因此撕裂时空,即使因此所有的真实都将坍缩,即使他会因此被从世上抹去,Bruce认为他的存在就已经是事件中的反常因素了。所以,操他的为什么不?


Bruce有活可干了。


                                              ***************

 (3)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