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_Cassie

【翻译】B-theory of Time B的时间论 (3)

(1)  

第二天的早晨在Bruce意识到自己睡着过之前就到来了,但一切都值得,因为他把剩余的大半个夜晚都花在了谋划、记录和找出他仍需要些什么资料上,当然,所有笔记他都会贴身藏好。他是个很习惯通宵达旦的人,因此如果他在吃Lara做的早餐时全程哈欠,或者忘记了蝙蝠侠应有的样子,暖暖地朝不停向他做鬼脸的Kal微笑,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不了的是,在Jor-El终于把他从家里带到实验室,这个唯一能回答Bruce所有问题的地方时,他恢复了警醒和专注。一进门,科学家就领他参观了一遍他心爱的工作区,在旅程的尾声他们开始了一场科学对话,这让Jor明显兴奋了起来。Bruce不懂为什么跟一个人类聊这些会更加有趣,不过假如是比较有趣他也没意见。一个开心的Jor-El相当于一个话痨的Jor-El,而这意味这更方便的信息收集。


前一晚Bruce已经花了好些脑细胞琢磨出如何把对话引向有利的方向,他只能期望Jor-El不会像Clark一样喜欢在跟他对话时偶尔玩个逆转。倚在一个给各种轮廓各种色彩的水晶作为富余端口的控制台前,Bruce让自己的所有表现保持着欢快随和,他问道:“我从昨天开始就想着那件事,我想冒昧问问……那个Thomas Wayne,你说是精神感应投影过来的那个人,你似乎对他的出现一点都不惊讶。你是计划好了让他到这里来的吗?”


Jor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但脸上依旧挂着得体的微笑,他点点头,坐到最近的椅子上转了一圈,直到椅子重新停在了面对地球人的角度——Bruce猜他需要点时间去思考如何回答——“实际上,是的。”他答道,脸上明显流露出一股忧伤,他遗憾地叹了口气,一手大力地穿过头发。


“这不会是你会想听的故事,拉奥知道我这一年来做了多少努力去说服议会作出相应动作,设法阻止它。但是——”Jor直直地看向侦探的脸庞说道,“氪星仍在走向死亡。”


那陈述的结语不像Bruce想象中的那样,是个直击腹部的盲拳,反而像一下钝击。尽管有那么一分钟Bruce希望事情不会是那样,但在听到事实被大声说出后,他仍然无法表现出惊讶。或许他表现得过于明显了,因为当他重新把注意力拉回到Jor-El身上时,发现对方正迷惑地望着他,而他已经做好了说谎的准备。


Bruce平静地表示:“在这里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发现自己所在的星球正在死去看起来不太像一个不正常的发展。”这让氪星人爆发出意料之外的笑声。


“哦,我的朋友,”Jor抹着眼睛笑道:“你真是个罕见的存在。”



“Jor-El,你完全无法想象事实真相是怎样的。”Bruce默默想到。


当科学家终于能控制住情绪,拍着胸口深吸进一口气后,他脸上的悲伤已经融去并被专业认真所替代,尽管他的笑容没有跟着离开,而是在他说着那样的话题时保持着一股不相称的快乐。“虽然星际旅行确实是违法行为,我依然在找寻方法好把我的儿子送离氪星,送到某个安全的,能让他健康强壮长大的地方去。”Jor说着站起身来,在实验室中央开启了一个氪星的全息图像,周围环绕着其他星球的图片。


“而像每个好父母会做的那样,我仔细研究了每个适合Kal-El生存的地点,同时也向每个合适的星球投放了探测器。我从返回的数据中得到了很多信息,但似乎没有一个环境符合我儿子的需求。就在我怕我永远也找不到对的地方时,我碰到了Thomas Wayne。”


嘴角悦目的弧度点亮了Jor-El的脸庞,让Bruce不禁疑惑起他的父亲到底说了或做了些什么,以至于光是提起名字就可以燃起那样的表情。如果他是个糟糕一点的人,他都要妒忌他和Clark的父亲们能比他们自己相处得更好了。尤其Thomas和Jor只有过一次短暂的会面,而蝙蝠侠和超人天天工作在一起。


这个宇宙真是个混乱的地方啊。

 

“跟你一样,他就在城市的中央毫无预兆地出现了——我计算出错导致的失误——但他没有害怕也没有生气,只是坚定地站在那里。我一看到他就喜欢上他了。”Jor轻笑着说,他匆匆扫了Bruce一眼然后继续盯着他的全息影像。“我把他带回到这里,告知了他我的计划,而正是Thomas Wayne那天跟我说的话让我决定要把Kal-El送到地球去。”


双手在胸前交叉着以隐藏胸中翻涌出的情感,Bruce好奇地歪歪脑袋问道:“他对你说了什么?”


当Jor回想起那些被他珍藏在心底的话语时,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明亮了。“他说起了哥谭城,说起人类都有缺点,而且有时候会投入到天性中丑陋和黑暗的怀中,但他同时也相信人性中固有的善良。”Jor-El柔和地说道,他瞟了Bruce一下,继续到,“他说,如果他找到了Kal-El,他会将他视如己出,抚育他长大。”


Bruce先前还以为再没有什么能让他大吃一惊的了,但结果他被吓了个结结实实:被告知他的父亲表明愿意收养Kal。那意味着他原本可能会与Clark一同成长(那他或许不会叫这个名字了),他们会是兄弟……想到这一切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没有及时把手指按在跳动的太阳穴上,他或许已经晕过去了。


把Bruce惊慌失措和痛苦的表情错当成他对于地球被选作Kal未来家园的不赞同,Jor-El突然变得不安和忧虑了起来,他问道:“你认为地球不是一个适合我儿子的家园吗?”


Bruce边看向Jor边眨眨眼,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道,“你误会我了。我非常乐意与Kal分享我的家园,我只是想到,那你和这个星球怎么办。”眉间微微的皱起透露出这个念头有多让他悲伤。


科学家闻言放松了下来,重新变得笑盈盈的,但即使他同样被那个念头变得感伤了一些,在他眼中流露出更多的是……希望,压倒一切的希望。“我为氪星,为我的人民做了我所能做到的一切。现在我还能做的就是为我的儿子打算未来,而我很开心我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来解决这件事,而现在,在最后时刻来临前我还有如同神赐般的三个月。”


Jor-El无意间就回答了Bruce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侦探必须努力尝试才忍住了因为轻易取得成功而得意微笑的冲动。他还有三个月。还有三个月来阻止疯狂结局的发生,来做任何能拯救这些人的事情。他暂时还没想到具体解决方法,但是,他会一直努力寻找答案。


“现在是只有你和议会知道氪星将面临着什么吗?还是说这件事已经广告公众了?”他问道。


Jor暗自叹了一口气,操控着他正在死去的星球的全息图像,把将至悲剧的起始地点转到了自己面前,皱着眉头说:“议会严禁大众得知正在发生的事情,害怕消息散布后可能发生的后果。他们相信我们的人民会因此无由来地恐慌,作出不理智的举动,甚至违背法律试图逃离这场灾难。他们认为,假如我们整个文明都要覆灭,那么我们也应当保有风度与尊严直到最后一刻。”他的眼睛望了望看不见的远方,然后重新注视着Bruce。


“但强迫我们整个文明死亡根本没有‘尊严’可言。”


“我或许只是一个来自地球,微不足道的人类,”Bruce在Jor-El再次开口前打断了他,他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但我没发觉任何形式的死亡能做到‘有尊严’。它凌乱不堪,它会带来伤痛,而且无论怎么努力你都不可能逃离它;死亡永远不会是件高人一等的事。相信我,我见过许多人的死亡……”


在那个念头缠上他之前,Bruce就甩掉了它转而研究起氪星的投影图像。他留意到星球表面上有一个伤疤一般的鲜绿色巨型大坑,大坑的边角呈现向外辐射状。Bruce眯起眼睛仔细研究着图像,问道:“那个绿色的坑……怎么会那么大而且没人留意到的?”他扬起一边眉毛,追问道:“氪星人看起来都很热爱科学,我还以为他们已经搞清楚是什么导致了你们星球表面遭到那样的毁坏。那里附近没有什么城市吗?”


Jor-El的嘴唇因为对于Bruce细致观察的赞赏弯了起来,但他的身体语言则传达出较为疲惫的信息,仿佛被提起了一桩久远的遭遇。他凝视着全息图像上被提及的那块地区,说道:“那并不是氪星的地心变得有毒和危险的原因,但你提到的区域在许多年前就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Jor解释道:“一个叫Brainiac的人袭击了那片区域并偷走了曾经伫立在那里的整座城市,氪星曾经的首都——坎多。而现在我们所在的城市,氪星府*,则是现行代理首都。自从那次事件发生后,我们的文明便遗弃了那片土地。至于是出于耻辱还是悲痛,就不得而知了。”他用手指梳过头发,轻柔地呼出一口气:“不管他当时用的是什么科技,都对氪星那片地区的表面造成了严重损毁,即便不是地心腐坏的原因它也绝对没能防止腐坏发生。”*啊咧~我不知道Kryptonopolis有没约定俗成的翻译,一下没找到,如果有的话请务必告诉我我立马改。没有的话就这样吧)

Bruce点点头,以侦探收集线索的状态接收了新信息。不料灵光一闪,他意识到最大的答案刚刚正被粗暴地塞进了自己的怀里。Brainiac,坎多……那是一切的关键。Bruce从未如此感谢自己异常清晰的记忆。手指在手臂旁抽动着,他必须很努力才能压下立刻画出Brainiac用来缩小坎多的仪器的草图那股冲动。而即便堡垒电脑中的设计图尚有缺漏,他也能通过努力将空缺填满。


感谢他曾骇入Clark的电脑,或许钢铁之子本人也有一些贡献:正是他让Bruce掌握了足以应付这个场面的氪星技术。


在被甩进这堆麻烦事后,Bruce第一次感觉有所收获,他仿佛看清了自己面前的道路和努力方向。昨晚那股使命感不仅有了定义,现在还有了错综复杂的细节,而他终于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了。即使无法拯救整颗星球,他仍能拯救足够多的人,让他们在将来的某天能再次像现在这样成为一个活跃的文明,而且最重要的是,El家能被拯救。


Clark想要再见自己亲生父母一面的机会作为圣诞礼物,而Bruce,会为了他所珍爱的人赴汤蹈火给他带去这份礼物。


礼物。


哦,不。


为自己的善忘而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Bruce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冷静,走向Jor问道,“我的制服怎么了?我必须有它在身边,我在里面藏了些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在他说完之前,Jor-El就站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不用担忧,Clark!Lara只是好心在早餐前帮你清洗缝补了制服,而实际上——”成功安抚好地球人后,他环视实验室,在找到一个匣子后走了过去,从里面拿出一堆整齐叠好的衣服,“——我今早把它带过来实验室了。”


一阵慰藉漫过全身,Bruce的肩膀也随之松了下来,他定了定神,站直身来郑重谢过对方,便轻轻接过了自己的制服。他很害怕蝙蝠装连同Clark送的那只美丽怀表被一同丢弃了。但当手上感觉到凯夫拉与加强面料的熟悉重量时,他知道它们都安全了。


“能借你的手一用吗,Clark?”


Bruce猛然抬头盯向Jor-El,不知道对如此怪异的请求作何反应是好,但只要氪星人不是打算把它们砍下来,他没看到迁就一下对方有什么坏处。Bruce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将制服换到了左臂夹住,把右手伸给了Jor-El。当被Jor拖着穿过实验室来到一个操作面板前时,他几乎要被自己的惊讶逗笑了。而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他的手掌被按到了操作面板上——扫描,录入安全系统,然后获得了访问许可。


Jor-El脸上闪过一个可爱的小笑容,Bruce则再次为自己获得的信任所震惊。他觉得,要不就是他自身能发出征服El家人、使他们无条件给予信任的光环;要不就是El家的人都相当善于识人。而就个人观点,他相信是后者——一切基于即使他计划入夜后潜进Jor的实验室搭建计划中的重要仪器,他仍能算作一个不错的人这一基础上。


他唯有期望自己的秘密行动能被归入“目的正确即手段正当”的类别中。


在那之后,两人安静而愉快地离开了实验室,加入起居室中Lara和Kal宝宝的行列,度过了一个由Kal的婴儿举止提供娱乐,成年人进行轻松闲聊的下午。Bruce很久试过如此平静了,但他也不至于沉迷其中,而是可以保持着客观、专注的态度。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做,他不能被这些东西分了心:空气中Lara宁神的香水味,Jor洪亮的笑声,还有Kal喜欢的弯折上半身,小脑袋从两腿间探出来上下颠倒地向着他们傻笑,每回都以摔倒告终,然后咯咯地笑成一团,又站起来再玩一遍。


但在这瞬间,他允许自己相信,他也可以属于这么一个温馨家庭的美梦。


(4)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