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_Cassie

【翻译】B-theory of Time B的时间论 (4)

(1) 

一周就在风平浪静中过去了,Bruce每晚都会在房子里所有人歇息之后偷溜进实验室,偷偷弄到他自己画出的草图中每样设备所需的材料。尽管已经完成了草稿图,理论上设计也可行,但其中仍有几个让人沮丧的夜晚,Bruce是在完全强忍着不把头发扯下来中度过的。

现在的主要问题就是确定十三个边界点,中心点,还有一些其他的小部分了。而在这周正式结束时,实现Bruce疯狂计划的完整方案出炉了。所有收集完成有待安装的部件白天都被藏在沙发垫后,夜晚则散落在Jor的实验室里。夜里,他动用了所有需要的工具,然后在离开前将它们逐一放回原位。每一夜他都有不多不少三个小时的睡眠时间,那对他来说已相当充足。

然而在Kal过第一个生日的那天,Bruce不得不放弃了工作的念头,把全副心思都放到了庆祝上。

那让他惊奇的是,氪星人的生日派对跟地球人的没什么区别:蛋糕——Lara自己用有机原料做的,气球——填充了Jor为这个场合特地自行合成的实验级氦气,而且能在空中飘四个月的(Bruce努力不去深思这时间的隐喻),和各种装饰——明显由水晶感应的装饰缀满全屋。这无疑是自从来到氪星后,他所见过最吸引人的事情了。

尽管通常来说,如此个人的派对会让他感到想吐或者是揍谁的脸一拳,但这次的主角没那么糟,Bruce甚至好几次在试图掩饰前就已不经意地轻笑出来了。虽然Jor跟Lara对此的取笑让他有些沮丧。而Kal则更是在帮倒忙:他荒唐又滑稽地动来动去,还时时发出极具感染力的笑声。结果,Bruce只能在整场派对中玩得开开心心,不时露齿微笑,表现得完全不像他自己。

感谢上帝正联看不到现在的他。不然他们大概要指责他精神分裂了。

红太阳慢慢落到了地平线以下,派对也来到了尾声,最后一部分是Kal拆他那一小堆礼物。当小东西不太灵活的小手指开始大面积摧毁包装纸时,Bruce无意识地把一只手轻轻覆上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那个安全躺着那只怀表的地方。他同时想到:再一次地,他不巧没给Kal准备礼物。他只能希望自己的计划会成功,那样一来,大概就足以替代两份礼物了。

被一堆缎带、蝴蝶结、被撕毁的包装纸包围在地板中,Kal面前的战果相当让人叹为观止:一只带薰衣草香味的蝙蝠状(这相当讽刺)手织小玩偶;一圈像皇冠一般环绕着悬在小朋友顶着蓬乱头发的脑袋上方寸许的水晶;一尊Kal看起来特别喜欢的孔武有力的骑士雕像(如果他拿着它时弹动的样子跟将它塞进微笑的嘴里能算是某种证据的话);还有一些书和散落在它们四周、看起来是小型光盘的东西——排在最后的那些看起来相当于地球上的初中教程。无怪Kal看起来能听懂他的话了,他大概在睡眠时就有接受地球语言的教育。

尽管以上一切都很可爱,也没能吸引住Bruce的目光。

真正吸引人目光的是一堆因得不到Kal-El重视而被遗弃在一边地板上的布料:被整齐折叠着的蓝、黄、红三色,胸针一样的家徽被摆放在了衣料的顶端。

要是这些人能意识到那堆物料是多么的奥妙难解该多好……然而Bruce没有资格来解释这件事。在过去的这周里他做了个决定:无论他多么愿意搅进这趟浑水里,甘愿不顾被抓获起诉,甚至被判死刑的风险去尝试缩小氪星府并把它装瓶,Bruce都会绝口不提所有事情;他会继续说着他就是Clark的谎言,维持着大家印象中他来自与现在相同的时间线这一印象。这是唯一能让他接下来的三个月过得轻松的方法,同时也在他万一被捕时,能让El家合理地否认知情。

全神贯注在Kal身上,他的思绪开始变得有些失控,他打算着未来想象着各种可能的发展,又疑惑小婴儿怎么还没被那个小雕像呛到。这时Jor跟Lara已经清理好起[url=]I[/url]居室并离开了。要是Bruce有哪怕分出一点点心思来留意他们,他就能听到两人之间的轻声讨论,也就能在他们十分钟后回来对他提出那个请求时有足够多的心理准备。

“你们想我帮忙看着宝宝?”Bruce质疑道。他扫了一眼Kal-El然后看回他的父母,胃里充斥着一股强烈的担忧。

Jor-El解释道:“我的朋友,一定没问题的!Lara跟我讨论过了,就保护他来说,你绰绰有余,而且这整周来你都相当温柔和善地对待他,况且我们相信你。”他伸手安慰地拍了拍黑暗骑士的胳膊。

期望找到一个会对他更坦诚更可靠的人,一个会明白把他和一个婴儿单独留在一起是个多恐怖的主意的人,他望向了Lara。

而对方只是回望着他,灿烂微笑了起来。

很显然,她完全赞同Jor-El的那套说辞,而且真心认为把自己的宝贝儿子交托给一个只认识了一周的男人,单独相处,是一个绝赞的主意。或许……他该重新考虑先前对于El家人都善于识人这个观点,转而研究一下他自身真能发出某种“El家的人,立即信任我”光环的可能性了。

Jor请求道:“我们真的需要你的帮助”,他的语调撕裂了Bruce的防线,“一个氪星儿童满一周岁时,做父母的必须到城市档案部门重新登记他们子女的资料,更新出生时登记的信息。当这个程序走完后,这个婴儿才能正式成为家族中的一员,并被授予家族徽章。”

Bruce勉强压抑住了对这个罕见流程的好奇心,他心知,如果说他欠了Jor和Lara什么的话,那就是他们的庇护和善心。“我可以替你们看着他,如果你们真的足够信任我的话。”他回答道,然后突然发现了这处境的有趣之处,嘴唇微微弯了起来。如果告诉Clark他小时候曾经被蝙蝠侠照看过,不知他会怎么想呢?

“那大概需要多久?”他追问道,同时心里已经默默做好了计划,列出了一些当做的事。

Jor-El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回答:“我觉得应该不超过两个小时,也可能要三个小时,不过我们会尽快的。”

“不用急”,Bruce边在心里规划着自己的新职责,边从容说道,“你们这周没有很多时间相处,然后我觉得,在有机会的情况下腾出点时间单独相处是……至关重要的。”说到“至关重要”这个词时他直视着他们的眼睛,确保他们完全理解了他的暗示。

Lara把纤细的手放在她丈夫的手臂上,深蓝色的眸子望向Jor-El时闪动着温柔的光。之后她看向Bruce声音柔软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没问题的话,Clark……那我也觉得我们不应该与你争辩。”她看了眼Kal,确保他没有被自己的玩具弄到窒息,然后看回地球人。

“不超过五个小时,”Jor笑着向Bruce保证,热情地揉乱了他的头发,然后便握住Lara的手离开客厅走向车库。

Bruce留恋地凝视完他们的背影,转回身来,安静地叹了一口气,看着Kal仰躺在地板上,举着小雕塑跟悬在空中的水晶对战这一可爱到揪心的画面。他开口道:“嘿”,然后踏入小婴儿的私人空间,坐到了他身边,“小心点不会少块肉吧,小爬虫*。你也不想现在就把礼物弄坏,对吗?”*原文是Rugrat,我真不会翻,urban dict给出的一个解释是还在爬行阶段的小孩子,时常带些许贬义。不知道有没姑娘有好建议?)


闻言Kal整个人定住了,他好奇地抬眼望向Bruce,然后看看自己的玩具,又再看回Bruce。还是说他本来应该用氪星语来着?侦探还没来得及评估好小家伙的语言能力,Kal就把小雕塑塞给了他。显然,Kal的解决方案就是让他的看护陪他一起玩耍。

Bruce相当欣赏这个折衷方案,在能克制住之前,他发现自己轻快地露齿微笑了起来。而最近,即使他能克制住,他也不想那么干。

于是一大一小玩了起来,至少Bruce尽力了——尽管Kal持续弹出音色音调异常丰富的各种“Bii!”批评着他的表现。让Kal开心的是,他们在客厅的每一寸里都摆过了各种傻气滑稽的姿势,而在Bruce发现之前,那孩子就站着睡着了。那时,距离Jor-El和Lara离开已经过了五小时又十五分钟。

氪星人的时间观念啊。

“好了,孩子”,Bruce把手撑在臀上说道,心里庆幸他需要收拾的地方没有过于凌乱,“你过了个大日子,但现在是时候睡觉啦。”

Bruce蹲下来伸出手,正准备抱Kal回房间把他塞进小床里,小小氪星人却仿佛另有打算。他躲开了Bruce的手,哀叫着把自己扔进了沙发。Bruce扬起一边眉毛,静静地看着Kal。小家伙紧紧抓着沙发,猛摇着脑袋,一脸可怜兮兮地哀求着,不停喊着“Bii...”和一些毫无意义的字句。但侦探依然神奇地懂了他要表达的信息。

“Kal,那是睡觉的地方”,Bruce跟他陈述着事实,“你自己有一整个房间,你还想睡我的床?”

小家伙猛地动动脑袋明确表达“是的”,Bruce重重地叹了口气,单手捂住了额头,他静静思索了一下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他能轻易把Kal从他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住的沙发靠垫上撬下来,然后好好地安放回床上。但那只会带来哭泣和全方位的不开心,因此他拒绝了这个方法。他能把Kal安顿好在沙发里然后自己睡在地板上,但那让Bruce的脑子里塞满了小宝宝从沙发边滚下来摔伤在地或是砸到他身上(如果他睡在沙发边的话)那些噩梦般的画面。最后一个选项似乎是最好的,而看到Kal的一脸向往他也明白了,那大概是小朋友渴求已久的梦想。

懊恼地摇了摇头,Bruce跪在Kal身边,一只手安抚地落在了小男孩的背上。他的嘴唇紧皱着,但表情平静了下来:“我知道了,你想跟我一起睡沙发,而我会让你如愿以偿,但仅仅是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别觉得这能成为日常,想都别想。”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谋划着对宝宝的报复,想象着回归自己的时间线后拿这个折磨Clark是件多么让人愉悦的事。“但首先我们要把客厅收拾干净,换好衣服,没问题吧?”

Kal热烈地点着头同意了这些条件,他放开靠垫,转而伸出双臂摆出了“抱起我”的姿势来,Bruce对此吐出了很容易被误认为是笑声的一口气,然后他举起了小家伙抱进怀里。他们进到距离Kal房间最近的浴室,Bruce帮男孩换上了睡袍,自己则快速换上了Jor-El借给他的衬衫和宽松的长裤。他们洗好脸刷好牙(帮着一个困倦但固执不肯坐定的Kal做这些事都是个有趣的经历),就回到了起居室。

非常快速的简单收拾好客厅,他把小家伙抱在胸口,一边支撑着Kal一边安置好自己,小心地躺到了沙发上。最后小男孩的脑袋舒服地靠着Bruce的上半身,一只耳朵贴在了他的心口。为了Kal长远的心灵安定着想,Bruce再三确认他有好好抱紧了那只手织小蝙蝠。但尽管做好了以上一切,Kal还是不肯好好闭上眼睛休息,因此Bruce只能继续沉思还有什么能做的。

之前Bruce盖了整周的毯子现在基本都披在了男孩身上保暖,整座房子安安静静,Kal也已经得偿所愿。他还有什么想要的吗?直到一声小小的模糊呜咽传到Bruce耳中,他才想起之前看到过Lara哄儿子的方式,她的哼鸣犹在耳畔。但Bruce除了古典曲目、慢爵士和些许歌剧外,没听过很多其他音乐……因此他只能深思,自己认识的音乐里面有什么是能拿来哄Kal睡觉的。

看来曾经给Dick扮演过父亲这一角色的经验现在派上用场了。曾经,他被迫忍受着那个年轻人的音乐品味,但其中有一首歌Bruce听过后是真心喜欢的。那次,在他抓到Dick边大声唱那首歌边写作业的两天后,他好几次发现自己在工作时不自觉地哼唱了出来。凝神细思了一小会儿,Bruce就记起了歌词,他轻声唱起“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他放慢节奏使声音渗入胸腔跟他的脉搏混合在一起,再一同传入Kal的耳中。

通常Bruce不会把音乐跟任何形式的感伤联系在一起,他不是那种人(除了那次他要帮助变成了猪的神奇女侠——无聊的瑟茜的杰作)。但现在他允许自己结合旋律比平常更为细致地体会歌词:玩味着氪星和现在这条时间线会成为只有他跟Clark记得的“地方”的感觉,感叹着当下的场景让这整个意外变得多么特别;而配上歌词中独具地球色彩的景观描述,让Bruce感觉自己像在跟小男孩分享一个秘密。一个全氪星只有他们两个会知道的秘密。比如关于地球上溪流的声音,树木年轮的质感,或是一切将会安好,因为地球会成为Kal的新家园。

当他唱到“单纯的,你在何方?”这一段时,Bruce感到了真切的疲劳,一股沉重的倦怠感与歌词一同击中了他。即便作为蝙蝠侠和正义联盟的一员,在到这里之前,他的生活也从没让他感觉到那么该死地复杂过;而“这就是一切的终结”这句歌词在Bruce的心上压上了几乎难以承受的重量,他必须顿了顿才能继续往下唱。

最后一串字句滑出唇外,他为睡前娱乐的结束松了一口气,扫了Kal一眼他就知道自己成功诱哄小孩睡着了。Bruce往沙发深处沉了下去,他闭上眼,让酸痛疲惫吞噬全身,然后放松了身上每一条劳累紧绷的肌肉。如果他这时扭头看一下起居室另一面入口的方向,他就会发现自己有了听众,Jor-El和Lara在他刚开始唱歌时就踏进了房间。看着Bruce陷入沉默,他们脸上浮现的怜悯表情大概会让侦探感到尴尬。幸好他们没发出任何声音直接进了卧室,免去了大侦探的尴尬。

这周以来第一次,这幢房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同时沉入了梦乡。是夜安宁平静。

*******************

 

*Somewhere Only We Know 这个是虾米的页面,里面有中英文歌词: http://www.xiami.com/song/2068508

顺便原唱节奏太快了,稍微调慢了一点点,声音也从小男高变成了大男中,传了度盘,节奏大概是66(然而因为作者说老爷是按照自己心跳节奏唱的,老爷心跳我给他最快50,大概就是原本4分钟的歌拉成6分钟左右吧?渣技术做不出来XD)http://pan.baidu.com/s/1pKyyL2V


(5)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