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_Cassie

【翻译】Like Father, Like Son 有其父必有其子(1)

碎碎念:授权图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反正随缘居上有发这边就懒得发了。目前还差最后两章,SY坏了好伤心,本来想搞完整体收拾一下再发lof的,不收拾了。


AO3原址


全文梗概:在寻求探明Clark是如何成功“引诱”到他的父亲这一过程中,Damian或许会发现他与Bruce之间比他自己所意识到的更为相似。


                                                     *********

                                                Ⅰ. 我会盯着你


Note: 作者姑娘说,她虽然爱死Clark和Bruce了,但是光写他俩渐渐觉得有点闷,于是想加入些别的角色,同时也当作给自己练手,同时的同时也是因为这个系列想收尾了,决定让他俩的关系有质的飞跃。鉴于Kent家的人有多爱Bruce已经是明显的事实,而Batfam的其余人多爱Clark也已经说过了,就差某个小朋友了。总而言之,这就是Clark和Damian之间的故事。虽然文中有很多Clark视角对他和Bruce之间关系的阐述,但如果只打算看他俩的故事的话,您可以轻移玉步了。总的来说这就是一篇氪星人一边攻略米总一边欺负米总这只单身幼汪的故事。


                                                     **********

两道钢蓝色的视线如匕首一般在Clark坚不可摧的皮肤上刺出了洞来,以一种他从未感受过的方式将他穿透。当下,Damian正与Clark隔桌相对,他故意瞪视着面前的男人,而Clark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忽视对方冰冷的目光。这绝对是Clark在韦恩大宅中所经历过的最尴尬而且最大压力的正餐之一了。

对于Clark来说,在他们俩的关系中极为明显的一点就是,他不属于Damian最喜欢的那撮人里。不过话说回来,就Clark目前所知,Damian不是那种生命中存在着“最喜欢的人”的类型。不,他颇为确定男孩是按“可以忍受”和“无法忍受”来给人分类的。但是氪星人不是很确定现在自己落入了哪个类别,鉴于Damian总是努力忽视和回避着外星人,在此情况下他无法确定。

因此当Damian突然开始给予Clark如此大量的关注时,小记者一下就发现了。虽然不管Clark有多努力尝试,他也从未与Clark对话过。相反,他只会紧盯着对方,仿佛在估量着他——而那确实也是Damian正在干的事。

‘我就是搞不懂。' Damian心里生着闷气,眯起了眼睛瞪着Clark。

在Damian刚刚发现Bruce和Clark的关系时,他并不是很支持,但他也没有很慌乱。相反,他认为这只是他父亲的又一段露水情缘。Damian已经清楚地意识到Bruce对特定类型有所偏好。从马戏团男孩到猫一样的引诱者,无论是浪漫关系还是父性的释放,Bruce总能找到方法满足需求。

Damian十分尊重他的父亲,但他也透彻了解他的弱点。外在而言,Bruce是有权势、训练有素、几乎难以匹敌的一股力量,但内在他总有一片阴暗的空虚。那空虚如此深重,以至于开始由内而外蚕蚀宿主。因此,为了避免沦为自身阴影的牺牲品,Bruce会不时努力填充那片空白。但是,就男孩所知,男人似乎从未能真正被满足,那些脆弱的纽带总会理所应当地逃离那片黑暗,或者是被吞噬殆尽。甚至有几次,Bruce会在他们掉进逃不开的命运沦为受害者前,坚定地将他们推开。

因此在Bruce和Clark刚开始幽会时,Damian决定保持他一贯的做法——无视它,等它自行结束。等待这个男人淡出他父亲的生命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就像在他之前的所有人一样。至少Damian是这么想的。

但如今,一年过去了,而他的父亲居然走到了向全世界公开他们的关系这一步。在那之后,Damian清晰地意识到,Clark短期之内是不会离开的了。因此,生平第一次,Damian被好几个问题困扰着:到底有什么令Clark如此特别?他到底漏掉了什么重要线索?这段关系又会如何影响到他自己的计划?

Damian一边检视着Clark,一边继续思忖着这个谜题。当然了,显性缘由昭如天日,就肉体层面上来讲,他父亲找到了一个不能更好的伴侣。

撇除外星来源这点,Clark在Damian眼中能担起完美人类这一形象。在宇宙中没有什么存在能与Clark的力量、速度和恢复能力所匹敌,况且他还是公认的地球最强英雄。

至于外貌,Damian能推断出氪星人的外貌远在迷人的标准线之上。但他对那些无足轻重的标准从来都没有兴趣。他至少知道个人的整体魅力在对那些心灵孱弱的个体施加影响的举动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而就Damian的观察,那些脑袋空空的羔羊简直是成群地向披风童子军蜂拥而来。

最后,他们这一肉体上的约定唯一的缺点就是Bruce和Clark无法产生后代,但此时,这也很难被当作一件需追索的事情:Bruce已经在Damian出生时完成了他在延续基因存续血脉上的任务,连氪星人也通过异端方式在那个克隆身上留下了基因。

总之,Damian为他父亲所作的考量远不止表面的理论依据,他一心只想父亲得到最好的。然而,Damian知道他的父亲不会因为这种浅薄的原因作决定。如果仅仅因为皮相的话,他父亲老早就会被绑定了。

不,Damian一定漏掉了某些证据。这必须有某种解释,而Damian决心要彻查清楚。

当Alfred开始清理桌面时,Clark决定这正是逃离Damian责难瞪视的最佳时机。但是就在毫无戒心的男人开始离席时,他被现任罗宾截住了退路。

Clark低头对着Damian眨了眨眼睛,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失去男孩的踪迹的。上一刻他还拼命假装没留意Damian冷酷的凝视,而下一刻男孩就站到了他面前。男孩的胸鼓起来,脑袋高高地抬起,给人一种他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尺寸大不少的错觉。

“你对我父亲有什么企图?” Damian尖锐地质问。

Clark的眉头疑惑地皱了起来。出于某种原因,目前的境况让记者感到十分熟悉。这几乎让他想起从前念高中时,去女朋友家接对方而开门的是她爸爸的场景。而那很显然跟现在发生的事不一样。

“什……什么?我想我没明白你的问题”Clark笨拙地回答。

Damian的胸口因为泄出了一口挫折的气而坍塌了一点。“好吧。比如说我母亲的企图就是嫁给我父亲……”

“婚……婚姻!”Clark冲口而出,双颊变得通红。“嗯,我,呃,虽然婚姻通常就是(这个状态的)下一步了,但是,凡是关于你父亲的事,你懂的,有时候生活会有一点点复杂,还有……”

Damian带着轻微的无聊看着Clark变成一团笨拙而语无伦次的乱麻。等终于失去了耐心,他翻着白眼开口插了嘴:“拜托。别告诉我那就是你的最终目的。我的重点是,我的母亲设计好了要嫁给我父亲,而作为回报父亲将会接过雷霄古的斗篷。他们二人同心协力就能将这个堕落腐朽的世界变成拥有真正宁静和秩序的地方。”

出于某种神秘的原因,Clark的额头皱得更厉害了。“所以基本上你是在问我是否想跟Bruce一同统治世界……”

另一声不耐烦的叹息溜出了Damian的嘴唇。“不完全是,但如果那就是你的意图,我没觉得哪里有问题。我是说,凭借你的力量和影响,加上我父亲的智慧和资源,你们两个完全能轻易征服这颗行星。”

现在Clark给了Damian一个比较坚定的表情:“Damian,我不想统治这个世界,你父亲也不想。”

“嗯,我猜也是。”Damian竟有点懊悔地耸了耸肩:“我第二次问你,你的企图是什么?你究竟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

Clark对着他亮出了一个相当苦恼的表情,这让Damian的兴趣攀上了巅峰。

“Damian,我没想从你父亲那里得到任何东西。我只是想……”突然间Clark的脸柔和了起来,他的目光越过了Damian,深思着微笑道:“……和他在一起。”

看到Clark露出如此真挚的表情,让Damian感到了全然的挫败。那是年轻的Wayne没习惯看到的表情,而那,让他骤然感到了胸口以一种他不喜欢的方式紧绷了起来。

Damian气鼓鼓地说:“我就知道问你没用。”然后他一个字都没多说就转身走出了餐厅。

而Clark则被徒留在餐厅盯着他面前空空的那一点,整个人比先前更为迷茫了。

“那是怎么了?”Bruce突然出现在呆滞的氪星人身旁。在他们的讨论发生前,Bruce就因为需要处理一些文件的关系,公然错过了他们的整场谈话。但当他终于发现两人在进行着过去几个月当中,他所见过最多的接触,他不禁好奇了起来。

Clark的脸上依旧是一片空白,他回应道:“Bruce,你有没有觉得Damian不喜欢我?”

Bruce轻轻地笑了一下:“别傻了,Clark。我一点都不这样觉得。”

“真的吗?”

Bruce的嘴唇弯成了一个让人熟悉的得意微笑:“因为很显然,他就是不喜欢你。”

Clark哀嚎着:“Bruuuuce……”双眼清晰地传达出他的苦恼和沮丧。

Bruce拍了拍男人无助的双肩,又笑了笑:“Clark,不需要担心这个。他自己会想通的。”

**************************************************

男孩一边在嘴里“嘚嘚”地弹着舌头,一边看着眼前展开的场景。

 ‘你跟我开玩笑吧?’

在Damian调大望远镜的焦距后,他第一样不慎注视到的就是Clark大大的笑容。然后他看着男人把猫从树上抱下来,递给了一个显然满心感激的老太太。

‘认真的?全能的超人如此自贬去执行这样卑微的任务?接下来他要干嘛?扶老太太过马路吗?’

而Clark真的这样做了,Damian忍不住放下目镜翻了个白眼。在经过了几分钟Damian的词典里叫宠溺的场景后,Clark被老太太塞了几颗从钱包里掏出来的糖果,他感激地收下了,向她挥手道别,然后一飞冲天。

Damian在开始回想着到底他为何沦落到这个如此缺乏想象力又毫无价值的地步的时候,感觉到脑袋里一阵钝感的跳动。Damian花了好几天时间调查Clark的血亲。蝙蝠洞的服务器里编译有类似于氪星人的信息这类档案。而洞里所存的档案多到Damian确定这个星球上,或者说大概整个宇宙中没有人会拥有比他们更多关于这个外星人的资料了:从弱点到家族历史,所有细节可以说是一丝不落。

对于Damian来说,很显然,他父亲认为Clark是这个星球最大的隐藏威胁之一,因此他收集了关于这外星人那么多的信息以制定牵制对策,在对方万一变坏时使用。然而,诸如这人的爱好、最爱的餐点,还有他每个约会过的女人的资料这些信息就显得很没意义和近乎狂热沉迷了。

但,尽管历经了那么长时间令人精疲力尽的钻研,Damian仍然没找到他希望发现的信息。在如海的记录中并没有提及氪星人有洗脑或是心灵控制其余个体的能力。他们似乎是一个偏爱科学多于魔法的种族,而且记录中也没有关于Clark涉猎魔法技能的故事。 

在调查结束时,Damian跟他刚展开时一样迷惑,因此他放弃调查,转而决定亲自观察男人。诚然,观测在大宅中的Clark是毫无意义的。Clark绝对不会在他父亲面前露出破绽来,而Damian也不是很有兴趣观察这人跟Bruce的互动。

最终,Damian决定他要跟踪Clark到大都会去。有什么能比在外星人自己的地盘上观测他更好的呢?在闯入了Clark的公寓,轻而易举找到他制服的下落后,Damian小心地把一个追踪器织进了男人的披风中。之后,他就正式开始跟踪这位英雄了。

总的来说,即使退一步来讲,这整个“冒险”都太无聊和太令人失望了。Clark的白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他那个掩饰身份的职业中——在星球日报里度过的。在那里,全能的外星人花了一天中大部分的时间来被一个壮实的老男人和鸦色头发的小个子女人质疑着。

时不时,Clark会没那么不引人注目地离开大楼,好去处理一些英雄身份的任务。他能如此轻易就消失而不引起老板的任何疑问,让Damian觉得要不然就是Clark对于公司来说没那么重要,要不然就是出版业真的已经在现代社会中落伍和多余了。不管是哪种都好,Damian都觉得这是他未来继承了星球日报后,需要好好考虑的事情。 

最后,这位大约是全能的英雄的业务范围非常宽广:从树上把猫咪救下来到扑灭森林大火,给Damian留下了这人活脱脱就是移动公共服务公告的精髓的印象。难怪他获得“世界的童子军”这一个绰号了。

因此当下的Damian比任何时候都迷惑。这种有益身心的人完全不是他觉得能最终赢取他父亲的类型。这人的处事手法和思考方法正与他父亲的分处图谱的两端。阅尽佳人无数,到头来他父亲居然选定一个苦力?

在近几日的观察中,Damian发觉关于Clark的一切似乎都与Bruce相反。他一点都不像父亲过去的露水情人们,对Damian而言,他从未展露出他有外星能力以外的任何特质。他只是另一个同情心泛滥急于取悦他人,而且还悍然浪费自己能力的傻子。这种类型的男人绝不可能在使用正常手段下,从心理上和情感上打败他的父亲。Damian绝对遗漏了什么,而在他找到答案之前,男孩决心不会终结对于Clark的调查。

Damian眯着眼睛,目光越过重重屋顶凝望向一栋现已十分熟悉的楼房。那是Clark的公寓。大概每晚这个时间,男人便会回到他的家,在里面假装自己跟其他无趣的正常人类一样。除去偶尔接到城中其他地方甚至是世界其他地方的遇险信号外,这男人就像钟表一样恪守生活常规。真是一个天真的男人。如此松懈地对待自己的生活,从不预料会否有人在他背后渗透他的生活或者盯着他。Damian的嘴巴开始慢慢现出一个得意笑容的轮廓来,直到他突然毫无预兆地感到一个强烈存在的出现。这存在如此接近,以至于他讶异于自己刚注意到就已经太晚了。

Damian转过身,视线往上稍抬了几英尺,然后整张脸都拉了下来。第一样抓住他注意力的是在喧嚣夜空中自然舞动的红色披风。他第二样注意到的是Clark双臂交叉在胸前,脸上表情坚定。然后他回应到:“你这三天跟踪我有什么理由吗?”




评论(2)

热度(86)

  1. 橘子木石_Cass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