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_Cassie

【翻译】Like Father, Like Son 有其父必有其子(2)

                                               

                                      Ⅱ. 如果你一开始没有成功……

                                                 ***********     

有那么一会儿,Damian只盯着Clark,一言不发。他还在试图搞清楚氪星人是什么时候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在他身后的。他的存在感如此强烈,怎么能在成功入侵到Damian的个人空间时还掩饰得如此完好?

 “你这三天跟踪我有什么理由吗?”在Damian终于注意到Clark的问话时,他被猛然拽出了自己的沉思。

 “你一直都知道我在跟踪你?”

Clark脸上的坚定变成了一个不着痕迹的得意笑脸。“嘛,你不是第一个在我身上装追踪器的Wayne了。”

在看到Clark下降触碰到屋顶时,Damian往后退了一步,摆好了防御姿势。在他完成了着陆之后,Clark的表情和气场也下降到没那么具有胁迫的水平了。

 “我能问问是为什么吗?”

意识到Clark并没有散发出威胁,Damian终于放松了姿势。“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我那是在观察你。”

 “嗯,这个部分很明显,”Clark半嘲弄到。“可是观察我做什么?”

Damian只眯起了眼睛,默默盯着Clark。

 “有人让你这么干的吗?”

Damian很快就从Clark的语气和表情里发现他生气气错方向了。意识到自己快要造成误解,他回答道:“不,不尽然。不过,是Grayson提议的。他说如果我想更了解你,最好的方法是花时间跟你呆在一起。”

现在Clark的眼睛瞪大了一点。很显然那不是他认为自己会听到的答案。最后他笑着回应:“啊,好吧,不过一般来说,当你那么做的时候,对方也是知道的。”

 “是,我懂Grayson的意思”Damian叹着气翻了个白眼。“但那是在双方都希望了解对方的时候才这样。现在,重点是我想了解你更多。而你,不需要知道更多关于我的事。”

Clark扯出了一个不太自在的笑容:“啊,我懂了,嗯,在这种情况下,我猜你的举动就比较合理了。”

Damian留意到Clark失落的表情,但他的脸随即便毫无预警地亮了起来。

 “嗯,我准备进屋休息了,虽然我确定在跟踪了我几天之后,你已经知道并且也大概搞清楚我的日常作息了。我无任欢迎你到我更温暖的住处中来观察我。”

Damian发出了一声嘲笑:“你已经知道我在看着你了,我再继续看还有什么意义呢?”

 “鉴于我仍然不清楚你希望了解我的原因,因此我不是很确定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但我向你保证,即使你看着,我也不会跟你不在附近时的表现有什么不同。”

Damian双臂交叉在胸前,怀疑地看着Clark:“你当然会这么说了。”

Clark发出了一声怀旧的大笑:“如果没开始关心监视自己的家伙,我根本就没办法跟Bruce成为朋友。”

Damian继续疑心地瞪着Clark,但这并没有让记者的笑容收敛起来。

 “那么你想来点吃的吗?我敢打赌,如果你不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来观察我的话,你的研究进度能变得快很多。”

有那么一会儿,Damian的表情变成了某种奇怪的毫无防备的样子。然后他突然抽出抓钩生气地说:“没必要。”

Clark在看着Damian从他眼前黑黢黢的林立高楼间消失时甚至没费心去拦住对方。他只抓了抓自己的后颈,叹了口气:“啊……我想家里有点……”

                       ********************************************

没那么坚韧不拔的个体在被发现之后多半会放弃的了,但Damian一向都为自己的执着而自豪。同时,他相当肯定,那个追踪器就是暴露他方位的元凶。虽然这样一来事情会变得略为复杂,但Damian还是以防万一,废了追踪器。因此现在他只能在没有追踪器的帮助下跟踪外星人了。这样一来,那个外星人就不可能发现他了。毕竟他造诣非凡,潜行技艺高超。

 “晚上好。”

Damian眨了眨眼,他当下的困惑令他花费了比平常更久的时间才认出了突然降落到他面前那笑容灿烂的氪星人。

Damian冲口而出:“什么?你怎么找到我的?”一面下意识地往后跳走。

Clark愧疚地回望Damian:“我有几个不同方向的答案的。”

Damian感到眼睛抽搐了一下:“随便吧。”

 “呃,我知道你对跟我一同用餐不感兴趣,但我觉得你大概还饿着肚子……”Damian的瞳孔收缩了起来,继续估量着Clark。出于某种原因,这位大英雄的身体语言看起来有点儿羞涩,他还避免着跟年轻的罗宾产生眼神接触,仿佛过于窘迫以致不敢直视对方一样。“所以我给你带了点汉堡。”

Damian把注意力从Clark身上扯了下来,转而望向对方手里正提着的袋子。

 “你觉得我会吃那玩意?”

Clark终于望向了Damian,但他的脸上是一片空白的疑惑:“嗯,我不确定。我不清楚你喜欢吃什么。不如你告诉我,好让我给你带来?”

 “那不关你事”Damian回敬道。然后他就毫无预警地跳下了大楼的边缘,消失在阴影当中。

Clark依然提着那个袋子,但当他意识到Damian离开视线范围外后,他放低了袋子,喃喃道:“又咬一口……”

                        **********************************************

Damian手搭凉棚向外凝望,视线穿过了城市。大都会就像超人一样,明亮得不可思议。对于一个几乎一直躲在阴影中生活的人来说,这地方简直快亮瞎眼了。但是,有光亮的地方就总有阴影,而阴影,正是Damian坚持打算呆着的地方。

 “还没完成你的观察吗?”

Damian的喉间响起了低沉的隆隆声。他这回已经跟Clark保持了之前两倍,不,三倍的距离了。他不可能定位到他的。Damian拒绝承认自己的失败。

Clark一降落到屋顶上就拎高了一个袋子,向着愤怒的男孩子哄诱地晃了晃。

 “今晚我从我最喜欢的货车摊里买了些墨西哥卷来。”

Damian咆哮道:“没兴趣。”

 “嘿,我就猜你会很挑食”Clark脸上挂着Damian特别讨厌的那款过分眼熟的笑容耸了耸肩。“Bruce也挺挑食的。不过,我不会说这是你们的错,毕竟你们一直都有Alfred为你们做饭嘛。像他那样的人大概也能改变我的饮食标准。”

从Clark的登场开始,Damian就竭尽全力避免跟对方进行眼神接触,怒视的目光始终越过他。意识到自己是没可能从男孩身上得到任何回应了的,Clark由是挫败地叹了口气。

他一边把袋子放到地上一边回应:“好吧,我知道你觉得自己不喜欢这个,但我还是会把它留在这里,以防万一你回心转意。”然后他最后再满怀希望地看了Damian一眼。Damian仍瞪着远处,及其清晰地表达出他要无视对方的决心。Clark只好对男孩无力地笑了笑,然后飞向天空。

如果不是余光留意到那些动作,Clark是绝不会回头的,但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用眼角瞄到Damian抓起了那个袋子,然后跳下了屋顶。Clark清楚Damian看不到他了,因此就远远地跟着他,直到Damian突然在附近的一个公园里停了下来,坐到长椅上远眺着池塘。

Clark对自己微笑了起来。他这是终于能与男孩沟通了吗?

但胜利的时光如此短暂,他看到Damian把袋子拿在手里猛捣着。然后他扔掉了卷饼的粉皮,把它们扔到湖里,引来了几只鸭子和鹅。

 “嗷。”Clark咕哝着然后飞走了。

                    ************************************************

 “你好。”Clark打了声招呼。

Damian发出了一个厌烦的声音作为回应。

 “嗯,今晚我想知道你是否想……”

Damian立刻打断了他:“听好了,只是为了让你停止浪费时间和资源,我会告诉你我是个素食者。”

 “真的吗?”Clark的声音里透着真诚的惊讶:“我完全没想到呢。很开心能知道。”

 “好了,现在你知道了,你可以停止这种无意义的举动了。”Damian冷笑着摆了摆手打发着Clark。

 “哦,我想下次我会试着给你带点肉少点儿的东西的。”Clark自言自语道。

Damian转过身来好直瞪向Clark:“我以为你那双耳朵应该是超级的。你听不到我刚刚说了什么吗?”

Clark怜悯地咯咯笑到:“我听到了。但是每次我准备回家,经过哪里买点吃的时候,一想到你就在外面,我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愧疚感。”

Damian 质疑着:“为什么?你觉得我不能照顾好自己?”他明显感到自己被冒犯了。

 “不,我完全知道像你这样的人能做得比出色更出色,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要确认你安好。”

Damian眯起了眼睛,满眼不信任地盯着Clark。“我的确很好。那你现在知道了,你可以带着你完好无损的良知自由地吃你的饭去了。”

Clark的眼睛瞟向了地面一下:“呃,实际上这也不太是满足我良心的问题,更主要是尽地主之谊的关系。我是说,你的确是大老远跑来大都会看望我嘛。”

Damian苦笑了一下,皱起了眉头:“你觉得这是关于你的事?”

 “不是吗?”

两位英雄安静地大眼瞪着小眼,直到Damian用鼻子哼着回应了Clark:“要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

Damian感觉到自己的烦躁程度上升到大概跟Clark现在弯起的嘴角一样高了。“一顿正餐。”

 “什么?”

Clark竖起了食指进一步阐明:“就跟我一起吃一顿正餐。如果你完成了,我保证我就不会再烦你。然后你可以随意独立地观察我了。我保证。”(我真的忍得好辛苦没在这里加上“以童子军的荣誉气势” XD酥皮简直萌炸)

Damian怒视着Clark的手指,然后怒视着他的脸。“好吧。”

 “太好了!”Clark整个人都快活了起来。然后他指了指下方街道上一座灯火灿烂的剧院:“那我明天下班之后就在那里跟你碰面吧。”

                            **************************************

Clark不知所措地盯着菜单,他放下菜单后露出了一个皱着眉的Damian。

 “说实话,我以前从没来过这里或跟这里差不多的地方吃饭。我只是让一个写美食评论的同事给了点建议。我猜这地方凝聚了所有本地素食者的热情。”

从他们碰面开始到现在,Damian没跟Clark说过多于两个字的话,而现在他更只是盯着窗外走过的路人。

Clark清了清嗓子。他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感到那么紧张。自从他第一次说服Bruce跟他共进正餐之后,他就没吃过像这样压力大的一顿饭了。而那时,他还没敢想过终有一日能跟Bruce发展出浪漫关系来。那会儿,Clark更专注于和那个男人成为真正的朋友。

 “如果你不介意我问的话……Bruce对你在这里没意见吗?”

 “我不会知道,”Damian耸了耸肩,双眼依旧望着街道。“我只是给父亲留了张便条,说我需要离开一段不确定的时间去处理一些私人事务。”

 “所以你没告诉他你是要来大都会……”Clark的声音慢慢消失了,好像他还想说什么但又决定不讲。

Damian终于转过来,挑衅地盯着他:“没有。怎么?你打算告诉他吗?”

 “不,我不会,除非他问起。”Clark飞快地解释道。“我是这样觉得的,如果他担心你的话,他肯定已经找到你了,但我猜他对你有足够的信任,不会追问你。”

一个坏笑挂上了Damian的唇角:“你觉得父亲信任我?天真!我敢说你还觉得他信任你呢。”

这晚头一次,Clark的语气变得坚定了起来:“我知道他信任我。”

Damian随口反嘲:“我父亲谁也不信。”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怎么会允许你在他不清楚你离开多久和去哪里的情况下让你走。”

现在男孩傲慢地假笑着盯着Clark:“我向你保证,我父亲多半已经知道我在这里了。而如果我没在他认为我应该回去的时候出现的话,他会召回我的。不过,现在我不是他的当务之急。”

 “你真的觉得Bruce是那样看你的吗?”

Damian看到了Clark痛苦的表情,因此烦躁地咬着嘴唇。那副蠢表情在每次他跟Grayson谈论起父亲的时候也会出现在对方的脸上。

Damian冷冷地回答:“我知道他是。”

Clark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回应:“信任不是一件清楚明了的事,那是一个过程。当然,曾有那么一段时间Bruce完全不信任我,但那慢慢就改变了。信任并不是能突然全然交付的东西,它不是或全或无的极端存在。越了解彼此,信任也就越能茁壮成长。而我清楚,在涉及到真正重要的事情时,Bruce信任我,在我们关系进展着的同时,我们之间的信任也在加深。”

在Clark说话的时候,他的表情从沮丧慢慢变成了轻快和缅怀的样子,仿佛他在那只言片语中就再次经历了他同Bruce的过去一般。然后他光明正大地直视着Damian的双眼,展现出一个因回忆而产生的温暖笑容。

 “Damian,我不能假装自己清楚你跟你父亲的关系如何,但我清楚知道,曾经有段时间,他甚至不允许你离开大宅,而现在你能凭一张便条就来到大都会在这里跟我一起吃饭。你真心觉得你和你父亲之间没有已经达到某种程度上的信任吗?”

出于某种原因,Damian的头脑被Clark那异星微笑刷成了一片空白。男孩原本只想给记者一个冷漠的回答,但对方眼神里的某种东西阻止了他这么做。而这个念头本身就让Damian变得挣扎了起来。最终他只能挤出来一个含糊而老实的回答。

 “我认为,如果按你的逻辑来的话,那我们算是有吧。”

Clark的笑容更灿烂了,突然间Damian感到胃部深处打了个结。在他有时间解开造成这种不适的原因前,侍应就端来了他们点的菜。

 “那么,东西好吃吗?”

 “还行。”Damian低头盯着几乎没怎么动过的盘子咕哝着回答道。他现在并不觉得很饿,但他逼自己吃,好能尽快离开。

Clark一边继续对付着自己的餐食一边赞扬到:“好吧,我得承认,那些素食主义者绝对打破了某种法则。这些食物尝起来还都挺不错的。”

 “那么,你打算在大都会留多久?”

Damian在回答前顿了顿,他现在完全没心情说话,但还是设法挤出了回答:“答案要找多久我就留多久。”

 “那(答案)是?”

Damian放低了叉子,怒视着Clark:“你好烦啊!”

Clark笑嘻嘻地反击:“跟踪我的人这么说我呢?我是说,你没办法真的责怪我的好奇心吧?毕竟在过去,我都很难从你嘴里挤出两个字来。为什么突然有兴趣了解我?”

Damian烦恼地长叹了一口气:“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那我想我能告诉你。我现在已经十分清楚父亲不仅仅是爱上你了,因此我觉得现在搞清楚你的人格特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

 “啊,明白。”Clark理解地点了点头。“所以你只是想确认我对你父亲来说是合适的。”

Damian挖苦地哼了一声。“这不是为了保证我父亲的安好。那是为了更大的原因。”

 “哦?”

 “在以前,我父亲是这个星球上少数我认为有能力与你这样的家伙较量的人。但如今你们陷入了这样的关系,我感觉他的判断力和决心可能已经陷落了。”

 “是这样……”Clark慢慢嘟囔着,脸也低了下去。“所以你是想确定我是否值得信赖?”

 “正是。”Damian微笑了起来。出于某种原因,Clark受伤的表情让他心情舒畅。

Clark直视着Damian的双眼问到:“那如果你发现我不值得呢?”

男孩把双手都放到了桌子上,欺身向前,然后给了Clark一个他所能摆出的最具有威胁性的表情:“那我会竭尽我所能,将你同我父亲分开。”

Clark被Damian胁迫的眼神定住了,直到他最终将目光从男孩身上撕开才回转过来。眼神接触一打破,Damian就坐回到位置上,得意地微笑了起来。很显然,Clark脸上不自在的表情显示着他还被Damian的回答纠缠着。

在经过一段漫长的寂静之后,Clark回应道:“知道吗,Damian,如果你想了解某些关于我的事,你可以开口问的。”

Damian扬起了右边的眉毛。他不是很确定他期望从Clark那里得到什么样的回答,但很显然绝不是这样的。稍微掂量了一下措辞,Damian把双手收到腿上,说:“事实上,Kent。”

“Clark。”年长的人更正道。

Damian翻了个白眼:“Kent,有件事我想问问。”

 “真的?”Clark整个人不自觉地缩了一下:“我是说,问吧。”

Damian的笑容终于消失了,他目光锐利地盯着Clark。

 “你为何总能如此轻易就定位到我?”

现在轮到Clark变得惊讶了。“噢,那个呀,呃,第一次是因为你放在我身上的追踪器。在对付了Bruce那么久之后,我都能认出他的追踪器的声波频率了。嗯,他旧的那款。我确定你之前放我身上的那款他已经不再用在我身上了。

我承认,当我意识到身上被放了那个的时候,我还以为Bruce因为什么事需要跟踪我呢。我有点疑惑,但我决定先找找他。然后在发现那不是他,而是你的时候,我真的很惊讶。”

Damian反击:“那只解答了我问题的一部分。”

 “不管你知道你被跟踪了的这件事,你到底怎么定位我的?我已经猜到可能是追踪器暴露了我,因此我在第一次见面之后就把它废了,但你还是每晚都能找到我。我觉得我已经很小心降低存在感,步履也很轻,你应该没办法从这座刺耳城市的其他嘈杂居民中辨别出我来。”

 “噢……”Clark这时满怀歉意地咧了咧嘴:“呃,我很不想这样说,但如果我真想找你们的话,你和Bruce都处于一个比较不利的位置。”

Damian的眉毛困惑地皱了起来。“我不明白。”在Clark突然间闭上眼,并把手捂在胸口上的时候,Damian的表情变得更加糊涂了。

 “好吧,每次我需要寻找Bruce的时候,我就会去找寻他的心跳声。他的心跳在我的心跳记忆库中是如此……特别。我能从整个星球的浩瀚心跳中认出他心脏的跳动来。”

Clark脸上的那副表情,是Damian从来没有见识过的东西。那表情柔软、充满了温暖,而且还渗入了某种留恋的满足。Damian不知道人还能同时表达出这么多种原始的情感。

当Clark终于睁开双眼时,它们变成了一种梦幻的蓝色,然后他再次向Damian抛出一种他不熟悉的笑容:“而恰好,你和Bruce的心跳十分相似。”

 “父亲和我……”Damian抓住了自己衬衫的前襟,因为先前在胃部的结现在跑到胸口去了。“我们的心脏很特别?”

 “是的。”

有那么一会儿,年轻的罗宾就这么怔怔地盯着前方。他的头脑再次被清空,但他的身子充盈着一股他无法辨识的暖意。然而,在他头脑重新开始工作的时候,他被一个让人心烦的念头击中了。

两人间的气氛陡然急转直下,因为Damian突然站起身来,带着纯然的憎恶怒视着Clark:“你是说父亲的心脏是那样。”

 “Damian?”

Damian宣布:“呐,我已经吃完了。”并把餐巾扔到了自己的碟子上。“我已经充分完成这场交易中我的义务了。”

 “噢,是的,我想你完成了。”Clark喃喃道,早先那副受伤的样子又挂到了脸上。通常这幅样子会让Damian开心,但现在他只感到胸口纠得更紧了。

 “我现在该走了。”

 “好吧……”Clark盯着Damian几乎没怎么动过的盘子,心不在焉地开口。

Damian最后对着Clark皱了皱眉,然后就转身走向门口。然后他被Clark叫住了。

 “Damian,如果你需要什么的话,一定要叫我,别犹豫。”

Damian头都没回,只是微微颔首,低声咕哝道:“我会记住的。”

                **********************************************

正当Clark走向星球日报的大门时,他重重地叹了最后一口气。昨晚他并没怎么睡觉。他太忙于在头脑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放之前与Damian的对话,使出浑身解数试图找出自己在哪里做错了。

当然了,Damian跟Bruce之间是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对于Clark来说,两个韦恩是非常不同的两个人这件事是越来越明显了。他同时也颇为确定,在完全理解Damian这件事上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他前一晚所说的话大概肯定葬送了他弄清楚的机会了。至少他是这样觉得的。

而就在Clark一脚踏入大门的时候,他突然死死定在了那里。一个他先前忽略了的微弱但熟悉的存在把记者冻在了大门口。他缓慢地转过身来,没有人。然后他低下脑袋向下望,见到了一个眼神冰冷笑得得意洋洋的男孩。

 “Damian!你在这里干嘛?”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