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_Cassie

【翻译】Like Father, Like Son 有其父必有其子(4)

                                           Ⅳ. 超人罗宾历险记


梯井的门突然被穿着黑色高领衣、戴着同色便帽的男人跌绊着撞开了,在此过程中,那人还差点自己绊倒了自己。他抓紧了栏杆以稳住身形,以免被身后同样忙乱的同伴撞到。两人往屋顶冲的途中就已经气喘吁吁了。而就在男人准备打开门的时候,有东西在他脑袋边上飕地掠过,与跟他的脸只有寸许只差的距离钉在了墙面上。

男人的眼睛瞪到不可思议地大,他哇哇大叫着:“该死的,蝙蝠也在这里?!”

两人惊恐地死盯着蝙蝠镖,直到Damian自阴影中跃出,眯着眼睛打量着他们。

 “嗷,只是些小孩子。”第二个人埋怨着,表情渐渐放松了下来。但他的同伴则完全没有放松。

 “Miguel,那不是随便什么孩子。那是罗宾,如果他在这儿,那蝙蝠侠也不远了。我们赶紧跑路吧!”

大吼出自己的打算后,第一个人就转身往与年轻义警相反的方向逃窜,但很快,他后脑勺上就挨了干净利落的一脚,立马失去了意识。

他的朋友则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直到脑袋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身体才准备作出反应。但那时已经太晚了。在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之前,他的脸就跟石板地面亲密接触了。而Damian则坐在他的背上,膝盖压着他的左臂,然后将他的右臂拉向了一个不自然的方向。

 “死小孩你要干嘛?!”男人痛苦地哀嚎。

 “你以为我会放你走?”Damian怒吼道,他用力扯着对方的手臂以强调自己的观点。“现在,跟我说说你们帮派的供货商?”

恶棍叫喊着:“你要扭断我的胳膊啦!”

闻言,Damian的笑容变得更冷酷,同时用膝盖把男人的前臂压得更牢:“听起来是个好主意。”

 “不!”男人眼泛泪花地吼道。

Damian回骂:“别让我重复!那些武器是装好箱了的,它们是从哪里运过来的?”

男人沉默了一阵。最终他睁开一只失焦的眼睛,而就在那一刻,他的脸亮了起来——就在男人感知着肌肉撕裂的毛骨悚然感时,屋顶的门口被打开了,熟悉的红蓝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是超人!感谢上帝!”流氓欢呼着,“我投降!扔我进监狱吧!就把你的崽子从我身上赶开!”

Damian怒视着Clark。Clark则一脸不安地消化着当下的局面。然后他瞄了Damian一眼,换上了扑克脸:“很遗憾告诉你,他不是我的孩子。你大概会想跟蝙蝠侠谈谈这事。”

暴徒的表情立马垮了下来,他看着Clark悠闲地环顾屋顶,然后蹦出一句:“不过,我想我没看到他。”

Clark在男人身边单膝跪下,亲切地对他微笑:“回答他的问题大概对你比较好。”

在意识到超人只是在耍他之后,那人的脸唰地白了,然后他紧紧闭上双眼,喊叫道:“好吧!那批货是从港务局属下的69到80号港口间离岸的。我就知道这么多了!我发誓!”(完全没接触过美国的口岸,这句完全是蒙圈着强行翻的。原文:The shipping docks off of Port Authority, bays 69 thru 80.)

Damian加深了笑容,然后给他的脑袋来了最后一击,熟练地揍晕了他。之后,他站起身来,疑惑地瞪着Clark:“我还以为你会试图阻止我。”

Clark扬起了脑袋,一边用食指揉脸,一边懊悔地远眺着一旁:“好吧,其实我有想过的,但我猜你不会过火的。再者,以前我见过Bruce干过更糟的。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他把人从大楼上扔下去的场景……”Clark紧张地笑了笑。

“那次的进展不算顺利,不过我猜我现在已经没那么敏感了。”

Damian骤然眯起了双眼,语气尖锐地问到:“那你相信我?就这样就相信我?”

Clark信心满满地微笑:“这个嘛,我不觉得蝙蝠侠会跟任何不值得信任的人搭档。”

Damian嘲笑他:“噢,我懂了,你对我的信任源自于你对父亲的了解。”

 “我,呃,是的”年长的英雄稍稍犹豫不决地眨了眨眼。

“但到目前为止,我们也合作过几夜了,而你也没干什么会让我觉得你是个隐患的事情。再说了,在多了解了你一点点之后,我感觉你也不是那种人。”

Damian的得意笑容再次消失了。

 “Kent。”

 “Clark。”超人纠正到。

Damian挫败地低嚎了一声:“Kent,你比我想象中更蠢。你几乎完全不了解我。”

Clark快速回应:“我知道得够多了。”

Damian冷笑道:“你以为。”

 “这就是信任的本质。”

 “你果真是个懦弱的人。”Damian咕哝着怒视神色骄傲的对方。

闻言,Clark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Damian,信任他人,依赖他人,并不会让你变弱。实际上,你需要极大的勇气去依赖他人,去放开生活中的自控权,去清楚认识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并不完全取决于自己。”

Clark深思地盯着地面,轻笑了一声,仿佛忆起了些什么。“诚然,这个念头也曾让我深感恐惧。实际上,对于像我这样能独自做到如此多的人来说,把控制权让给其他被认为是比我弱的人,是十分艰难的。”Clark回视着Damian,微笑着继续道:“所以,不,我不认为信任某人就是懦弱的标志。事实上,我认为那是拥有极大勇气的象征。”

Damian感觉胸口里又奇怪地拧了拧,那似乎每每伴随着Clark抛给他一个他那种奇异又明亮的微笑所出现。不过,年轻的英雄娴熟地掩盖住了自己的不适,发起了牢骚:“好吧。信你所愿。至少知道你信任我意味着你不会挡我的道。那能让我们‘暂时性的’合作关系简单得多。”

*************************************

自从在星球日报首次碰面后,他们就决定Damian会避免跟Clark在他的办公地点会面。而作为回报,Clark会确保在每次他需要担起超人的职责时都带上Damian一起。就目前看来,这种安排对大家来说都是最好的。Damian能够随意观察Clark,而且不怕对方偷偷接近他;而Clark也无需担心Damian的身份和存在会被媒体发现;这还让Damian有了和英雄组队的机会——从大局上来说,简直完美。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能让Damian琢磨出Clark到底是怎么影响到他父亲的呢?Damian很肯定父亲是在他们以英雄身份碰面时被外星人引诱到的。

最终,Damian和Clark的合作比男孩原本想象的更为顺利。Clark凭借自己的能力和存在感,很轻易就把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一个分心的存在或者说诱饵或者什么别的。这就给了行踪诡秘的罗宾完美的机会去诱捕或是围困他的目标,再或给他们来点出其不意的攻击。

而就如本人,Clark的策略都不可思议地直白坦率,与Damian的间接手法完全是两个极端。但两种方法却莫名地相辅相成。怪不得即使个性如此傲慢,他父亲也这么愿意跟这个外星人合作了。

Clark似乎跟他很合拍也让事情更加顺利。比如说他们刚刚逮捕的那个帮派的案子。Clark对付着主要力量,但当有个别人开始散开时,他不会花费气力和精力去追捕他们,就像他知道Damian一定会切断他们的退路似的。

然后,当Damian开始盘问凶徒的时候,Clark能与他完美地出演好警察坏警察那套。他没有质疑Damian的能力,而是认同他,并信赖它们。Clark没有掌控全局的冲动,相反,他很清楚他们各自的角色分配,并顺其自然。或许,这就是Clark之前提到过的信任的本质?

在Clark结束一天的工作之后,两位英雄会巡视一下整座城市之类的。而与他父亲不同,Clark不需要在城市中穿行找寻犯罪。归功于他那出色的听力,Clark会找个中间位置,通常是一个高处,比如说楼顶,然后他会集中注意力到下方的城市里,倾听留意着任何可能需要他的地方。

由于这个策略缺乏活动性,因此Clark和Damian最终花了相当可观的时间单独相处。男孩利用这些机会拿很多问题刺探对方。但是无论Damian问什么,Clark看起来总有完美的答案等在那里。即使退一步来说这也很让人抓狂。Clark真的就像每个人想象的那样,是个完美的童子军吗?

不,Clark已经显露出他并不止是看起来那样。或许Damian是时候变换策略了,或许男孩只是没问对问题。

 “所以你真的相信那种观点,相信任何人都有好的一面?相信即使是最狂乱的罪犯也能改过?”Damian盯着Clark仔细观察,问到:“你觉得像小丑那样的人也仍值得被救?”

Clark瞪大双眼望向Damian。很显然这次他被问了个措手不及。上一刻,两人还在谈论着Clark和Bruce合作过的一个牵涉了小丑的案子,下一刻年轻的罗宾就严肃地审视着他了。

 “假如他杀了某个你很亲近的人呢?假如他最终设法除掉我父亲了?那样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我真的不知道。如果那个疯狂的丑角真的设法把Bruce从我身边带走了……”Clark的声音同他眼中的暖意一起消失了。“我不觉得我能阻止自己去。”Clark的语句戛然而止,脸色阴沉。然后他的视线转向了地面,仿佛要单靠凝视摧毁它一样。

在发现了从没曾想会在童子军的脸上看到表情后,Damian低声笑了出来:“啊,所以伟大如超人也不像大众所想的那么纯真无暇。”

Clark皱了皱脸:“我知道我的形象不仅对我自己,对世界更是重要。不知不觉中,我已被选作了某种和平与希望的象征。但我也只是个人类。”

 “不,事实上你不是。”

 “但我类人到足以理解失去的痛苦和随之而来的狂怒。”Clark反驳。“和你会想的相反,我并没有Bruce所期许的那么好。”

Damian的嘲弄消失了,但他没有皱眉,而是将视线从Clark身上移开,热切地注视着大都会。“我也没有……”

Clark皱起眉头看着Damian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披风。对方用一种难以言说的表情看着他:“嗯,如果这会让你感到比较安慰的话,那么你刚说的话让我觉得你比我之前所认为的有趣得多。”

Clark带着紧张的内疚看着男孩:“这算好还是不好?”

Damian得意地笑了起来:“我还没决定。”

***************************************

第二晚,Clark开口问了个问题:“所以,既然你跟着我满城跑过了,你觉得大都会怎么样?”

Clark也时不时会问Damian一些问题,只是频率肯定比对方低。而Damian也从没弄懂对方的推理思路。对方通常都是问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比如Damian最喜欢的颜色啊,食物啊,或者是他所有宠物的名字。这是Clark头一回问了一个开放性问题。或许这人是混太熟了。

 “它跟哥谭很不一样。”Damian决定他会认真回答后终于开了口。“他更为革新,同时也很有潜质。”

“潜质?”Clark重复道。

 “对,就跟我讲的一样。”Damian很气愤。他讨厌重申。

再一次,Clark的脑袋扬了起来,仿佛他要对矮个男孩隐瞒自己的什么表情。“那么我猜,你没有Bruce对哥谭爱得那么深。”

Damian皱了皱眉。“没人对哥谭的爱有父亲那么深。他对于那座破败城市的感情联系是我无法理解的。凭他拥有的资源与智慧,他能选择看顾任何一座城市。但像大都会这样的地方却是由你和那个恶魔Luthor来照料。我父亲的多愁善感总有一天会毁了他。”

Clark发现了Damian语气中的那一丝怨恨。他耸了耸肩:“那也不算最糟的结局。”

Damian加深的怒容让Clark紧张地清了清喉咙,匆匆问出下一个问题:“那么,Damian,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你除了哥谭之外有想待的地方吗?”

Damian双臂交叉在了胸前,冷笑道:“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抱歉你说什么?”Clark迷茫地问道。

Damian疲惫地叹了口气,然后把手背到了身后,深思着来回踱步。“我的人生有两种选择。一是选择我母亲那边,回去做下一任头领*;二是继承我父亲的斗篷,成为哥谭的下任守护者。”(原文是成为下一任Ra’s,wiki了一下才知道原来雷宵古的意思是Ghoul’s Head/Demon’sHead,那我猜单独的Ra’s就是头领的意思吧……大概……)

 “明白……”Clark的脸皱成了某种近似于焦虑的表情。“那你自己想要什么呢?”

Damian哼了一声:“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想要什么无关紧要(没有意义)。”

Clark固执地反击:“不,不是这样的。”

Damian对Clark不寻常的直接一时感到无语。他犹豫了片刻,终于微微扬起眉毛开口道:“听着,Kent。”

 “Clark。”

Damian翻了个白眼。

 “我相信,没有目标的生命根本不值得活。当我母亲孕育了我,我的目标就是终有一天取代我父亲,但是,这件事对他们双方的意义十分不同。因此,最终我需要选择是追随我父亲还是母亲的理念。而在跟双方都相处过之后,我真心相信父亲的道路更为正义。我必须遵循眼前的道路,走下去,否则,我的出生有什么用意?我的生命有什么意义?”

 “那些事不是该由你自己来决定的吗?”Clark问到,他的脸色比之前更为苦恼。

 “我父亲的理想更为正义,追随他的脚步让我觉得十分荣幸。”Damian反驳着,胸口因为骄傲而挺起。

 “对,这倒是真的……”Clark语带一丝悲伤呢喃道。他继续安静地没把视线投在Damian身上。

年轻的罗宾认真检视着Clark的脸,他的心脏又拧了起来,就像有时候看到对方微笑时一样。这种讨厌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我知道你有话想说,想说就说出来。”Damian要求到。

Clark长叹了一口气,张开了嘴,然后又闭上了,然后才下定决心回答:“我绝对同意Bruce的理想是正义的,但那是Bruce的理想。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理想是什么。”

 “你脑残了吗?”Damian吼道。“我刚告诉你了!”

现在Clark变成了脸带急躁的那个了:“对,你告诉了我你爸妈的事情。”

 “真是没办法跟你沟通!”Damian一边气愤地说着一边狂怒地摇着头走开。

 “Damian。”Clark声音坚定而温柔地叫着对方,男孩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父母总是有那种他们知道什么才是对孩子最好的滑稽想法。然后他们会开始把自己的理想投射到孩子身上去。但最终,他们会意识到孩子需要活出自己的人生。”Clark怜悯地笑了一下。“我知道如果被Bruce听到我这样说,他大概会很生气,但我不认为你什么时候都要听他的。跟他自己所想的相反,你父亲并不总是对的。Bruce是有着许多值得分享的智慧,你也还能从他身上学到许多东西,在你做决定的时候,你也十分应当将他教过你的东西列入考虑范畴。这些都是事实。但最终,无论别人是怎么想的,你也是仅属你自己的个体,你应该跟随自己的信念。因为……”Clark再次犹豫了,然后他闭上双眼:“最终,你是要为自己行为负责的那个人,不是我,不是你的母亲,也绝不是你父亲。因此,想要成为怎样的人,希望如何去度过你的一生,那是你自己应该决定的事情。”

Damian猛然转身走回到Clark面前。“那么你是说我是错的?”

Clark睁开了双眼,惊异于眼前是一个狂乱的Damian而不是一个失落的Damian。

 “不,当然不是了。”他迅速保证道。他的脸再次充盈着暖意,这让小一点的男孩出于某种原因退了一步。Clark忽略了对方怪异的反应,跪了下来好让两人处在相近的水平面。

 “这么说吧。我从小在农场长大,我爸曾教给我关于耕种的一切。因此我一直都觉得有一天我会像他一样,成为一个农夫。但我慢慢长大,看法也随之改变。

当我能够较好地控制我的能力时,我就意识到,我没有比利用自身天赋帮助他人之外更想做的事了。我知道爸一开始会很失望,但最终,我能看出他比之前更高兴了,因为他知道我决定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与目标。

如果我安于既定的未来,那我根本不会跑出来冒险。世上不会存在超人,而我也会错过迄今为止我所经历过的种种美好。更别提,我根本不会遇见Bruce……”Clark的表情因为他这最后的念头变得更加柔和。

 “过去的经历塑造了今天的我。尽管,老实说,长远来讲,总有一天世界不会再需要超人,那么到时候,我会乐于继承爸的农场。回想起来,那些安宁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之一。如果我的余生能跟我在乎的人——比如说妈和爸,安静地共度,那就真是再好不过了。”

Clark缅怀地笑了笑,仿佛他刚刚才领悟到了些什么一样。“真是有趣,在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我想要的竟是从前的生活……”

Damian一脸茫然,但是双目依旧锐利冰冷。“所以历经一切后你想要的仍是重蹈父辈的足迹?那么一切有何意义?”

 “意义在于我作出了自己的选择。我不会质疑那些决定到底是自己作出的还是别人代劳的。我不会在回首一生的时候猜测自己的一生究竟是为自己抑或他人而活。我能为自己、为自己的一生感到肯定与骄傲。”

Clark把一只手搭在了Damian肩上。男孩没有甩开它,而是继续专注地盯着Clark,因此英雄继续讲了下去:“没错,没有目的的人生的确没有很大价值。但如果那种生活对你来说没有什么意义的话,那它真的值得你去过吗?”

Damian移开了视线,低声咕哝道:“Kent,你是个自相矛盾的啰嗦鬼。”

Clark从心底里笑了出来,然后站了起来,一朵小小的红霞飞上脸颊。“我也猜我是。很抱歉讲得这么令人费解。”

 “随便。”Damian咕哝了一句,然后脸上突然也暖了起来:“不过我想,你说的也不全都是毫无意义的蠢话。我会仔细考虑的……”

Clark 咧起了嘴:“谢谢,很开心你会这么想。”

Damian转身背对着对方耸了耸肩。他紧紧攥住了制服的前摆,内心激动地想到:‘父亲,这个男人真的很危险……’



***********


大家新年快乐!!!!MUA~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