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_Cassie

【翻译】Like Father, Like Son 有其父必有其子(5)

混更。最后一章年前一定能捣腾出来,不过这周肯定是不行的了,下周也略悬,因为周末准备跑去嗑德扎,下周继续云嗑德扎。

作者再次章前提示:大家看这章的时候切记这个故事绝对不是Damian x Clark的喔。碰巧我是个坏作者,我就爱欺负可爱的角色,所以我真的忍不住啊哈哈哈。有机会欺负一下除了Clark和Bruce之外的角色真的很好玩呀,哈哈。


翻译我顺便说一句,SY那边我这个章回名翻的是“神魂颠倒”,这边刚刚要贴的时候突然想到“意乱情迷”,原文是Twitterpated,查过一下意思是“smitten or love-struck; romantically infatuated”,不知道大家觉得哪个看起来比较好比较贴切?求回复,谢谢。: )



                                           Ⅴ. 意乱情迷


Damian在屋顶踱步,然后这晚里第十次望向通讯器的时钟。

‘他迟到了。’

男孩猛烈地摇了摇头。这已经离他们平常见面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有可能是Clark放了他飞机吗?不,Clark不可能干那种事。那不是他的风格。所以可能是因为超人发生了什么事,可能他真的遇上麻烦了。

 ‘不可能!他是超人!’

男孩的视线穿过薄暮已降的城市,凝神搜索着那抹熟悉的红蓝色。然后他内心开始争辩是否该出去寻找另一位英雄。

突然他听到了一声熟悉的鸣响。Damian觉得浑身发冷。这一定就是他预料到自己最终会接到的呼叫了——他的父亲会告诉他是时候回家。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但Damian还没准备好回去,他还想再多了解Clark一点。他还没搞清楚到底Clark是怎么赢得他父亲的心的。他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Clark很好合作,也比他自己所表现出来的更加聪明甚至是更睿智。他还有着很好的耐心,虽然有着自己的看法但仍十分开心见诚和理解他人,并且相当可亲友善,以至于你能轻松对他谈论任何事而不必感到羞愧和担忧。

虽然那些看起来都是可以替他弥补其他不足的品质,但是,这样就足以欺骗到他父亲了吗?不,Damian还漏掉了些什么。他胸中的疼痛绝对就是证据。

通讯器鸣响三次之后,Damian知道他必须应答了。最终他鼓起勇气看了通讯器一眼,然后惊异于这是由Dick发起的通讯请求。

他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把脸皱成了平常苛刻的表情,粗鲁地应答了。

“干嘛。”

“Damian?”

有那么一会儿Damian讶异于视像的缺失,并且另一头传来的声音绝对不是Dick的。

“Kent?”

“噢,嘿 Damian! 哇哦,我不知道Dick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帮我把我手机的信号接通到你的通讯器上了。”

Damian轻蔑地评价道:“这是一项极其简单的任务,鉴于大都会有韦恩塔。即使我也能轻而易举完成它。”

 “噢,当然了。”Clark轻笑着。“那么,我需要道个歉。我觉得我今天大概没办法过去了。就在下班前最后一分钟,Perry甩给了我一个采访任务,我还必须跟其他同事一同完成,这让我很难想办法快速完成它。我就不用细节去烦你了,但除非是有十分紧急的情况发生,我觉得我今晚是没办法跟你碰面了……”

 “什么?”Damian冲口而出的声音比他所以为的更加焦虑。

 “十分抱歉。我保证以后会好好补偿你的。”

Damian胸口的疼痛变得强烈了一点。但他老到地驱散了它然后语气平淡地回应:“那没必要。明天见。”

Damian在Clark能回应之前就断开了线路,然后在长久的寂静中凝望着地面。

当然了,那不是Clark的错。他又没有故意想去妨碍Damian的调查。真要说什么的话,他简直是慷慨付出自己的时间和提供自己的信息。那位英雄事实上颇为迁就他。但即使有这么多逻辑道理,Damian还是忍不住感到沮丧。

那他现在用什么来打发这个夜晚好呢?假如他不能跟Clark交谈或合作,那这整晚就被浪费掉了。他当然能像从前一样仅仅是观察对方,但那效果不一样,而且Damian已经耐心等待了整个白天。他甚至还新列了一张问题和需探讨话题的单子出来。他不明白这对男孩的调查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Damian的思绪断在了中间,他意识到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

 ‘我这是在期待我们的碰面吗?’

Damian困惑地生着闷气。

 ‘才没有!这只是意味着明天的单子得有两倍长。他说了他我的!’

************************************************************************

Clark问他:“所以你以前没在任何公校或者私校上过学?”现下两位英雄都坐在大都会历史最悠久的学校的楼顶上。

 “没,我一直都是接受私人授课的。再者,”Damian的胸口鼓起了一点:“从学术程度上讲,我已经超越我的同辈了。”

 “啊,那很厉害啊。”Clark瞪圆的双眼更显他的钦佩程度。Damian的胸口胀得更高了。

 “不过我不觉得意外。毕竟你非常聪明和成熟。不过我认为去学校对你十分有好处。”

 “此话怎讲?”

 “这个嘛,你能从学校里学到很多书本上没有的东西。”

Damian皱起了眉:“解释一下。”

 “就拿我们现在做例子。我确定你已经熟读过我的资料了,但是那还不够,因此你最终决定要远远地观察我。再然后,你决定近距离和我进行互动。你不觉得你现在更加了解我了吗?”

Damian转过头深思着凝望前方的旗杆,然后答道:“我明白你的观点了。我猜我能从与人实际的互动中获得更大量的信息。”

Clark微笑地看着罗宾脑中思维齿轮的转动。

 “对,而且就我所知,当蝙蝠侠的其中一点就是要十分明了人类的思维运作,然后利用这一点作为你的优势。蝙蝠侠不光靠殴打脑袋和揍断关节。尽管Bruce看起来很不懂如何正常社交,但实际上他在操控他人的思维上有着不可思议的厉害手段。

不管怎样,学校是遇见各种不同个性、不同教养、不同思维方式的人群的完美地点。”

 “嗯,我从来没从这个角度想过。”Damian现下以手托腮,姿势与Bruce平常十分相似。Clark忍住了一声笑,然后随口说道:“再说,与同龄人在一起,你肯定能交到一些朋友,甚至或许能认识一个可爱的女孩。”

Damian快速反问道:“为什么我需要朋友或者是一个可爱的女孩?”

“那能帮到我什么?”

“呃……”Clark的脸迅速褪色,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什么,他又被问了什么。

看到Clark脸上焦虑的表情,Damian得意地笑了起来,奚落他:“不用烦了,Kent。我不需要什么成年礼演讲。”

Clark的表情立马松了下来,但紧接着Damian就站了起身,双手交叠在胸前:

“别误会,我有打算在未来的某天找一个属于自己的伴侣,但那不是我现在首要关心的事情。一旦我开始建设我的未来,我就会找一个能最大程度上协助我达成目标与传递我遗产的人,就像当初母亲找到父亲一样。”

Clark依旧盯着前方,但是脸却皱了起来,好像看到什么让人心神不宁的东西一样。“那个,Damian,伴侣不止这样……”

Damian抱怨:“你要跟我谈感情吗?”

 “我……” Clark开口道,然后抬头看了看Damian,他的表情仍是一副紧张的样子,“呃,是的!”

罗宾疲惫地叹了口气,等待着将要降临的事情发生。

 “Damian,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不止是舒适便利,而是与舒适便利恰恰相反。”

 “听起来麻烦多于价值啊。”男孩低声嘟囔道。

 “我不认为世上有比那更有价值的麻烦。”Clark面带渴望的微笑反击。Damian翻了个白眼。

 “如果我只是想找个人来帮我完成我的目标,那世上有数不清的人会符合标准。但如果你要找那个命定的人,那就完全是另一件事了。”

Clark的眼神这时看起来更加迷离和深陷思索了。

 “与那人在一起,无论是不停不断地聊上数小时,还是默默相对,你都同样感到舒适。那人不一定总与你看法相同,但他总能理解你,即使没人知道这是如何办到的。即使你的生活一团糟,那人仍能让一切看上去都像会变好。

你能与他分享你的希望,你的梦想,你的疑虑,你的忧思;你能托之以自身最重要与最琐碎的事。他是在你犯傻或出错时提醒你的人,而你也不会因此感到自卑。

他们能让你胸口疼痛,让你的心跳以最为使人苦恼的美好方式加速,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他们向你微笑,或是走进了房间。

那人如此完美地嵌入你的生命,以致于你会怀疑前半生是如何在缺乏他们参与的情况下度过的。就像他们的出现虽然并非能真的使你成为完人,但却是对当下的你最完美的赞誉。那人不仅能为你的生活添彩,更为你的灵魂增益……”

在Clark说话的过程中,无数不同的情感清晰地呈现在他的脸上。他真的是“七情上脸”的活例。通常,Damian会立马把对方当傻瓜一样无视掉,但有一小部分的他深陷于Clark那难以名状的陌生表情中,他差点忘记要回应了。幸好Clark看起来也跟Damian一样迷失,因此男孩能够在记者发现之前回过神来。

 “Kent,你真的太感情用事了,”Damian冷笑道。“我真觉得在所有我认识的人当中,你会是最容易被感情击败的人。”

Clark向Damian绽放了一个他那种让人心跳停顿的惹人烦的笑容,说道:“那也不是最糟糕的败法嘛。”

Damian立马扭开脸。以往,当这人这样干的时候,他的胸口会紧一紧,但这次他的心跳加速了。然后他突然想起方才Clark的话里关于胸口疼痛的那部分,于是他突然毫无预警地射出钩爪枪,喃喃道,“走吧。”

************************************************************************

Damian冲过花岗岩窗台,他的目标在他上方的屋顶跑过,全然不知罗宾正在几尺之下尾随着他。而当他到达了建筑的边缘,他急转了个弯,想着另一边的外墙也会有相似的窗台,但那里什么也没有。

脚下突如其来的空无一物令Damian无法呼吸,他恍惚了一小会儿。他是有多蠢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啊!但是,这也就是他父亲总是强调对哥谭的每一寸都必须了如指掌的原因——那就是为了避免发生当下这种意外状况。

好吧,也不是说Damian在大都会呆得足够久去熟记这里毫无逻辑的建筑设计。再者,他也并非已陷入真正的险境。

Damian正要伸手去拿钩爪枪时,突然毫无预警地落入了一个温暖紧致的怀抱。

 “接住你了!”Clark喊道。

Damian有点迷糊地眨了眨眼,然后感到一大股热量从他身体里渗了出来。是Clark的体温不正常地高的缘故吗?还是Damian自身产生了这么多的热能?不管怎样,Damian都浑身不自在。

 “我能搞定自己!”Damian大喊着从Clark的双臂中跳出来,落回到附近的建筑上去。“我心里有数。”

 “对,我知道你是。”Clark笑着回应道。不知怎的,他看起来开心过头了。

Damian咆哮道:“你是在对我秀优越感吗?”

 “不,当然不是。”Clark低下头,双手无辜地挥动着。虽然这人所说发自真心,但他也忍笑忍得很辛苦。这会儿,Damian看起来跟他父亲一模一样,不过是一个更小只更可爱的版本罢了,这真的让氪星人乐不可支。

Damian发出了另一声沮丧的怒吼。

出于某种神秘原因,他的脸还是烧着,脉搏失控地跳动着。因为自由落体而产生的肾上腺素飙升会这么迅速而不可控地严重影响到他吗?不,这不是Damian第一次从这种高度、以这样的速度坠落了。而且就像他说的,他心里真的有数。他只需快速轻抖出钩爪便安全了,但Clark偏偏要在那之前带着他不必要的帮助来横插一手。

Damian在幽暗窗户的反映中检视着自己慌乱的表情。他抬起手摸了摸腰和肩膀上被Clark触碰过的地方。那里的皮肤异常高温。或许Damian要生病了?

 “Damian,我们走吧。那个家伙还在逃跑呢。”Clark边说边转回身来冲着男孩微笑。

Damian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更高了,而两人视线相遇的时候他差点要发晕了。

 “呵——好”Damian无力地回答着,同时偷偷瞟了Clark一眼,希望对方没有注意到他混乱的状态。

嗯,他肯定是被什么感染了。

*****************************************************************

 “嘿,Damian。”Clark在他们往常碰面的楼顶落地时跟他打了个招呼。

 “Kent。”Damian点了点头,虽然出于某种原因,他拒绝与对方进行眼神接触。Clark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他只是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回望向城市的方向。“今晚看起来也会是有趣的一夜。你觉得呢?”

 “大概是吧……”Damian低声咕哝。

 “好啦,我们出发!”Clark微笑着弯下身,将手递给了男孩。跟Bruce不同,Damian似乎真的享受飞行。即使男孩没有宣之于口,Clark也能从男孩兴奋的心跳中读出来。这与他顽固男友的反应完全不同。而知道Damian与他本人一样享受飞行,真的让Clark十分开心。飞行本来就是他最爱的超能力之一,他十分高兴能将这份体验同懂得欣赏的人分享。

Damian的目光移向了地面,语带反常地顺从说道:“我,我想我还是在下面跟你碰面好了……”

 “出什么问题了吗?”

 “不……”Damian开口吐出半个字然后又吞下后半截,摇了摇头。“那个,事实上今晚我感觉怪怪的。”

 “噢,不。”Clark一脸担忧地说道:“你今晚回去室内休息一下好吗?”

Damian瞪大了双眼,迅速回答:“不!”Clark讶异地看着Damian。男孩迅速回过神来收拾好表情:“我没事。我并没有感觉完全无用,只是有点高温与晕眩罢了。我之前在更糟糕的状况下工作过。”

Clark的舌头不赞同地弹了一下,嘴里低声咕哝着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之类的话,然后还追加了句嘲讽Bruce简直是个奴隶监工的评论。Damian无视了他的牢骚,继续说道:“无论如何,有时你移动的速度有些过快了,所以我认为如果直接与你在那里碰面,我就不会那么晕了。”

话从嘴里出来没到两秒,Damian就感到自己的体温飞速上升了,因为Clark一手放到了男孩的额头上。他哼鸣了一声:“哇,你真的挺烫的,体温还在升呢。你真的确定你不用呆在——”

 “你以为自己在干嘛?!”Damian大吼着拍开了Clark的手臂。

 “噢!不好意思!”Clark局促地道着歉。“我动手之前应该先问你一句的。我猜这大概是从妈那里学来的习惯。”

在Clark说话的时候,Damian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因为他急速搏动的心跳声淹没了周遭的一切。他开始努力进行父亲教过他,用来平复情绪的呼吸练习。然后他抬起头看向喋喋不休的Clark,终于听清了他的话。

对方现下脸上挂着一副十分受伤的笑容,语带忧伤地喃喃道:“呃,那个,我猜我该走了。老地方见。”

然后他就飞走了。不知怎的,Damian很想大吼大叫一下。发热加胃疼,他可能是得流感了?

****************************************************************

Damian紧咬着双唇看着远处的事态发展。

超人刚刚逮捕了一个抢劫了小吃摊的盗贼,正在把钱归还给摊主。在与摊主进行了短短的交流后,Clark手里拿着看起来像是糕点的东西回来了。

 “我发现你经常都收到市民的答谢。”Damian干巴巴地咕哝着,假装自己并没有在盯着那个薄煎饼(他才看清那是什么)。

Clark眨了眨眼,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内疚地大笑了起来:“我猜你是对的。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呢。”

 “你在民众中的声誉比我们的正面多了。”

 “好吧,Bruce的策略是有一丁点……”Clark皱了皱鼻子,“比我吓人。”

Damian点了点头。Clark递上了薄煎饼:“你瞧,那位女士并没有看见你,所以她只给了我一个。你想吃吗?”

Damian看着Clark,好像他递给他的是瘟疫一样,他低声回了一句:“不要。”

Clark耸了耸肩,然后一口咬了下去,他的脸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哇,真好吃呀。你确定你不想尝一点?”

Damian看了看被塞到他面前的薄煎饼,那上面现在有个大大的咬痕。他又抬头看了看Clark,眼睛被造成咬痕的那张嘴吸引了过去。

突然,Damian的脸变得通红,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没能把目光从Clark的唇上移开。最后他终于设法推开了Clark的手臂,这动作让对方低下了脑袋,使Damian终于得以逃脱他的诱惑。

 “好像我会吃你的口水似的!”男孩大吼大叫道。Clark的嘴巴微微噘了起来:“我又没携带什么奇怪的外星细菌。”

 “就你所知而已!”Damian反击道,眼睛疯狂地到处乱瞄。

Clark不是很确定Damian为什么反应那么大,但他开始意识到男孩总是会让他惊讶了。最终他同情地对着面饼笑了笑,然后咬下第二口:“我就猜你大概也是不太爱吃甜的。”

 “你是在暗示父亲不爱吃甜食吗?”Damian立马讽刺了回去。他讨厌人们弄错事实。Clark困惑地盯着Damian。“那个,他总是没完没了地说甜食有多不健康,光有卡路里而没有营养价值,所以我觉得他不怎么喜欢它们。”

 “Kent。”

“Clark。”

Damian怒瞪了Clark一眼,然后继续说:“Kent,我还以为你会跟其他人不一样,到现在你应当知道父亲并不总赞同自己做的或说的事情。我父亲其实十分喜爱甜食,但,他总忽略自己的嗜好并严格节食。要知道,Pennyworth如此精于制作糕点的艺术总有原因。”

Damian差点被Clark突如其来的大吼大叫吓到掉下屋顶:“我 就 知 道 !我就知道他爱吃甜的。每次我吃甜食的时候他都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还抱怨我不科学的新陈代谢能力,好像他妒忌我似的。还有,我相当确定我秘密储藏点里的那些东西有时候会不翼而飞。”

现下Clark真是笑到眼泪都出来了。“这真是重大情报啊。谢了Damian!”

Damian的心脏翻了个跟斗,就因为Clark的赞赏之词和绚烂笑容—— 一个目前为止Damian所见过最为热烈的笑容。

 “那么,你还有其他愿意跟我分享的趣闻吗?”Clark咯咯地笑着,终于把那双明亮的蓝眼睛移回到男孩的身上。

Damian迅速扭过脸去,假装在生气:“我怎么知道有你这样品味人会觉得什么事情有趣啊。我到现在都不明白父亲喜欢甜食这件事有什么好玩的。”

Clark的轻笑仍未褪去,他回道:“有趣的不是他爱甜食这件事,而是他的不肯承认。”

虽然脑袋依旧扭在一边,Damian还是用眼角瞄了瞄Clark,然后得意地笑了。年长的人脸上挂着愚蠢的笑容,而不知怎的,Damian因此浑身感到温暖——不是男孩最近因病而得的那种令人惊恐的高热,那更像是心满意足之感。仿佛他会因为自己是让Clark如此微笑的原因而真心高兴似的。然后一个念头击中了他。

Damian低下了头,以便Clark无法看清他的表情,然后他开口道:“听着,Kent。”

“Clark。”

Clark被Damian突然举拳砸向地面的举动微微吓了一跳。“为什么你非要坚持让我喊你的名字?!即使是Grayson也没有这么固执!”

有那么一瞬间,Clark看起来被气氛的转变吓呆了。

 “呃,我只是不习惯被人那样叫……”Clark越说越小声。

 “不习惯就对了。我不想你觉得自己跟我很熟。”Damian粗鲁地回嘴。

Clark的嘴角又扯出一款能把Damian气到七窍生烟的悲伤的笑容,他说到:“那真是太糟了,我一直衷心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成为朋友呢。”

 “那能有什么益处?”男孩尖锐地反问。Damian站了起来,双手叉在腰间瞪视着Clark。自对方来到大都会之后,记者还没见过Damian如此心烦呢。

尽管困惑,Clark还是回复了平常的举止,回答道:“我,好吧,交朋友是有很多益处的。”

 “例如?”

 “呐,比如,无论何时你碰到麻烦或者需要帮助,都可以去找你的朋友。”

Damian哼了一声,双臂交叠在胸前:“这不是你的正义联盟的存在意义吗?”

 “是……的……”Clark犹犹豫豫地说。他能认出一个Wayne全身竖满刺的样子来,而现在,他知道自己必须审慎择言了。

Damian完全受够了Clark不知所措的表情,和将话题越扯越远的举动,他发出了一个刻薄的声音,说道:“呐,我相当确定你并没有跟联盟里的所有人都成为朋友,但当你呼叫的时候,他们都会飞奔而至。因此我对于将你和他们视作我的同盟完全没问题。但我们的关系也到此为止,我不需要其他的了。”

Clark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他声音坚定地说:“但是朋友可以让你在除了超英事务以外的事有所依靠啊……”

 “听着,Kent,”Damian打断了Clark,确保对方不会有机会再开启一段烦人的讲演。“在别的事情上我不需要你。我不是需要像你这样的人给我舔舐伤口的懦弱个体。与你所想恰恰相反,我不是我父亲,你可以收好你那份友谊了。”

Clark的笑容绝对没有消失,但他看起来几乎可以说是沮丧的了。这表情让Damian笑得更加得意了。他终于成功伤到不可穿透的钢铁之子了吗?想到这,Damian尖刻地笑了出声。

 “我猜我现在完全明白像你这类人是如何处世的了。你不动声色地接近他人,给对方脑袋里灌上对方不会想到的无用念头与需求。然后你会让他们相信你是唯一能帮助他们达成那些心愿的人。

你看起来和善的同情心与同理心让对方觉得自己掌控着彼此间的互动节奏,但事实是,你正慢慢让他们的观念与你相合。让他们认为你们有着相同的立场。

接着,在你将他们的心灵削弱到一定程度时,你会向他们奉上你的友谊,为你进入他们的心灵打开后门。仿佛我的心思真的有可能在某些小地方与你的谋合一样。”

在Damian说话的过程中,Clark的脸黑了下来,但他仍安静而耐心地认真听完了对方的发言。

Damian在Clark闭上眼睛揉了揉后脑、对Damian愧疚地轻笑了一下的时候感到自己的挫败又创新高。

“我……那是我听过的对友谊最为苛刻无情的描述了,但我猜某种程度上来说你是对的。”

Damian的胸口又因眼前的景象紧了紧,因此他张开鼻孔深吸一口气。“你很惹人生气啊。”他怒吼道,“我才把你的理念都践踏了一遍,你还同意我的说法?”

Clark可怜兮兮地看着建筑的边缘,答道:“呃,也不完全同意……的确,与另一个人成为朋友是挺难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努力去了解你,而了解你唯一的方法就是保持心态开放和尽力去理解你。我不一定赞同你所有的看法,但我现在的确能更好的理解你了。”

在Clark说话的时候,他的脸色缓和了些,这竟让Damian的怒火随之消退了。但这仅仅持续到Clark说出他的下一句话之前为止。

 “当朋友并不意味着我必须时时赞同你。在很多事情上我就不赞同Bruce,但——”

 “啊,又来了,”Damian勃然大怒,“事情总与父亲有关是吗?”

 “你说什么?”

Damian一指头戳上Clark的胸肌,满意于对方保持着坐姿,因为这样他们就能彼此平视了。

 “别以为你能骗我。”Damian将他冰蓝色的双眸眯成了他能做到的最具胁迫性的样子,争执到:“现在我知道你是怎么欺骗到我父亲的了,而我也知道为什么你突然觉得也该欺骗我了。”

Damian后退了稍许,用一个自傲的笑容对上了Clark茫然的脸。

 “别担心。你已经凭借你那些聪明的小伎俩成功引诱并掌控我父亲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这边。在这件事情上,我父亲根本不在意我的想法。因此,不管你我是否朋友,都不影响你会在他身边的这一事实。”

有一刻,罗宾心里的某样东西因为突然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些什么而动摇。因此他缓缓闭上双眼,然后再次睁开,抬眼怒视着Clark。

 “既然不该说的都说了,那我希望你从此跟我保持距离。我对你的观察已经结束了。而我的结论就是我希望与你不再相干!”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