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_Cassie

【翻译】Like Father, Like Son 有其父必有其子(6,终章)

大家新年快乐!                       

                                          第六章:深深迷恋

 
 

Damian一发表完那通声明就立刻发射钩爪枪,走了。他半心半意期待着Clark会追过来,但对方只是傻在了那里。Damian记忆中最后看到的画面是一对紧锁的眉头和一双因受伤而沮丧地凝视着他的蓝眼睛。

他一确定双方已拉开足够距离,便降落在了一栋废弃大楼的屋顶上。他本打算直接回家的,但现下他急需喘口气。胸口的紧绷胀痛令男孩难以呼吸,他的身体也完全是疲惫冰冷的,连视线也因轻微的刺痛有些不清晰。无论是何种病魔打败了男孩,现在他都不在能荡过个个屋顶的状态。

Damian向着地面蹲下,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他闭上了眼睛,倚在背后的墙上,滑坐到了地上。男孩的身体一安定下来,思绪便开始变得清晰并疯狂运转了起来。

 ‘我为什么要因为Kent感到不安?他也没说或做出比平常更荒谬的事情来啊。’

男孩继续在脑内回放着他们的对话,试图找出有问题的地方来。前一秒,记者还大笑着,而两人似乎分享着愉快的时光;而下一刻,男孩却孤独地靠着黑漆漆的大楼瘫坐,感受到一周以来从未有过的难受。

不过,除却那个不那么愉快的离场,Damian可以证实一件事,那就是他的调查经已完成。尽管言辞苛刻,但他说的都是事实。即使超人拥有难以想象的力量,他最为致命的策略却是他在心理上的过人能力。

Damian是在什么时候深陷其中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听取对方的建议,并因对方的每句话而踌躇?为什么他会觉得跟他对话,向他吐露自己最隐秘的想法和秘密会很自在?在哪个时间点开始他们居然变得合作无间?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期待起了他们的会面?Clark的笑容怎么会渐渐变得熟悉?而他又从何时开始希望令对方脸上出现那种笑容的?

想到这里,Damian紧紧攒住制服的前摆。胸中的疼痛已快无法承受了。

 ‘噢,对了,就是因为这样……’

Damian知道为何他如此低落了。他不是在生Clark的气,而更多是在气着自己。Damian重蹈覆辙了。他竟自以为Clark会真的喜欢他。在看到Clark笑起来的那一刻,Damian确是十分开心的,即使他永远也不会承认。

就像Dick一样,Clark向男孩展示出了原来笑容可以有那么多的种类与形态。他的前任搭档已向他展示过许多他此前从未见过的笑容,而就在他以为他已阅尽世间所有笑容时,Clark向他证明了,他见过的还是太少。

但,Damian开始意识到,在跟所有人的互动中,他们都曾展现过一个相同的表情。那便是他们提起他父亲时的表情。

Dick, Tim, Alfred, 有时候Jason也是, 而现在再加上Clark,他们对父亲充满了赞赏与崇拜。他们的眼神会亮起或是匆匆掩饰着什么,他们的声音充满了憧憬,他们的脸上尽是浓烈的情感与夺目的微笑。即使是他的生母,尽管她鲜少笑容,也会显露出男孩无法想象能从她身上看到的一抹柔情。

Damian必须承认,他很骄傲自己有一位如此有影响力的父亲。毕竟他自己也能明白他们的感受。他在这颗星球上是个独一无二的存在。即使他有着那么多的缺点和无用的理念,Damian也清楚地明白为何人们总会被他吸引。

当Clark问起Damian他的人生目标时,男孩其实并没有完全说实话。是,他的确是打算跟随父亲的脚步,因为这是大家对他的期望。但他并不单是为了旁人去做这件事的,他也是为了自己的本心。

从小,Damian就被灌输了“要做到最好”的这种观念。那老实说,世界上还有其他人比父亲更值得仰望的吗?

不用说他那令人生畏的天才与技艺,或是他在众多令人称道的英雄与超能力者间获得的尊敬和具有的影响力。单是哥谭的街道便既敬重又畏惧他;而且整个世界都慑于蝙蝠侠的名号。

如果要男孩说老实话的话,父亲最让Damian感到敬佩的就是围绕在他身边的人。即使他们老是惹人烦又无聊,但蝙蝠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是Damian会骄傲视之为队友的非凡个体。虽然有的是父亲亲手所选,但大部分都是自己找上门来寻求父亲的指导与陪伴的。即使是Clark,地表最强的人,也疯狂地爱着他。

因此在Damian决定自己的人生道路时,当他终于能够自由选择而非被强加责任的时候,他想不到有比那更让他渴望的事了。因为事实就是,即使那些人现在也在他的人生中占有席位,那也与Damian自身无关,而是与他父亲相关。

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关系的话,像Grayson那样的人会给Damian这个“恶魔之子”一些时间来适应吗?如果不是出于职责,Pennyworth会费心来照料又一个流浪儿童吗?即使是Drake,他制造最多麻烦的对象,也因为对父亲深深的爱而无数次收起自尊与男孩合作。

这名单还能继续增加。无论男孩多么粗鲁无礼,不管他有多难以合作(他自己知道的),有多让他们气恼;没有一个人会因此而放弃他或虐待他。他们只是不问缘由地接纳了他,就因为这会让他的父亲高兴。这无关于他们是否喜欢男孩,因为这些优秀的个人都愿意为他的父亲抛头颅洒热血。

所以Damian当然会将一生都用在努力变得更像他这件事情上——这也是他会出生的原因。没人愿意给一个十岁的臭小子卖命。他们不会在意一个如此幼小孱弱的人。

不。要让像Clark一样的人用那样的目光注视他,向他绽放那样惹人喜爱的笑容,唯一的办法就是成为一个像父亲一样的人。因此那就是他必须,不,他想要继承父亲的斗篷的原因。那样,终有一天他们的目光会越过父亲,切切实实看到他。

因此,在他终能实现那个目标之前,在他最终配得上一切之前,没有人应该对DamianWayne那样微笑。仅仅是这个念头,都足以无尽地激怒并伤害到男孩。

Damian感到一阵头晕,他扶住了脑袋,仿佛这动作能缓和眩晕似的。不过,这沉思的片刻很快就中断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这种突然袭来的朦胧感并不仅仅由他的思绪和胃部的不适造成。

事实上正有一大股浓烟朝他的方向飘来。

*****************************************************************

Damian赶到时,消防队已到达现场并在尽力控制正吞噬大厦的火势了。男孩叹了口气,准备在有人留意到他之前转身离开。毕竟此时提供帮助也没有意义。官方部门足以应对。

 “但是,妈咪,我们得回去。我们要救他!”一个小女孩哭喊着,一边试图从她母亲的手里挣脱开去。

 “不,Angelina,留在这里!”妈妈一边警告着小女孩,一边将她的手抓得更紧,然后,她抬头看向旁边的警官。警官正忙着疏散开旁观者,以便他的同僚在他身后拉起警戒线。

 “警官,我女儿养的猫还在里面。你们真的没有办法做些什么了吗?”

 “很抱歉,女士,”警官一脸歉意地回应道,“那太危险了,而建筑随时都可能坍塌。我们不能让同事仅仅为了一只猫就去冒生命危险。”

 “他不仅仅是一只猫!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小女孩吼道。她脸上挂着泪痕,双眼泪水盈盈。紧接着,她便挣开了被母亲紧紧握住的手腕,朝着大楼的方向冲了过去。

“ANGELINA!”

小女孩紧闭双眼打算一头冲进火焰中。不过在那之前她突然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我建议你听妈妈的话。”

Angelina抬起头来,困惑地朝男孩眨了眨眼。“罗宾?”

这时,女孩的母亲和警官也追上了他们,两个大人也跟Angelina一样吃惊。

女孩的母亲紧紧地抱着女儿,确保她无法挣开;然后朝Damian赞赏地摆了摆头。

Angelina最后还是把脸从妈妈的胳膊里挣了出来,然后朝Damian大声喊道:“我得去救他!Rollo指望着我呢!”

Damian抬眼看着女孩:“你愿意为了你的朋友而随意拿自己的命来冒险?”

 “当然了!”女孩答道,她的眼里是一片澄明的决心。

Damian哼了一声,默默嘟囔道:“一如既往,友谊带来的麻烦总比价值大。”

Angelina没听清Damian说了什么,因此迷惑地盯着他。Damian对此只是耸了耸肩,然后背过身去继续低声说道:“很好,如果你答应乖乖待在这儿的话,我会救回你的朋友。现在告诉我,你们住在哪儿?”

小姑娘抽泣着答:“12B室。”

Damian点了点头,然后向着目标楼层射出了钩爪枪。

警官喊道:“嘿!孩子!你以为自己在干什么?等等!”但他已经喊迟了。

*****************************************************************

Damian在横穿公寓楼的时候戴上了过滤面罩。幸运的是,火舌还没攀上这层楼,但是楼层经已烟雾弥漫,而面罩上的目镜并不能帮助他在这种环境下看清楚周围。

 ‘那只蠢猫在哪儿呢?’

现在,男孩趴在地板上匍匐前进。一方面是因为他需要搜索家具的底部,另一方面是他这样能躲避烟雾。在Damian经过一张床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双瞪着他的眼睛。

 “过来,”Damian命令道。可是毛茸茸的生物只是缩得更远了。“怎么这么固执……”

Damian艰难地伸长了手够进低矮的床底。猫咪嘶嘶地叫了起来。

 “不要这么讨厌。我是来救你的!”

现下Damian尽他所能钻到床底去,伸长手臂张开手指,也仅仅能抓住猫咪的爪子。而他得到的回报是一下狠挠和一声警告的怒吼。

 “你为什么就不让我帮你?”Damian生气地说。然后他怒视着猫咪,一人一猫陷入了一场毫无意义的对瞪比赛。

最终,Damian闭上了眼睛,而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Clark和他愚蠢的笑容。

男孩的面容因此一下子柔软了起来,他试着模仿那种表情。然后他挂上了一个绝望的笑容看着猫咪,用甜蜜的声音对他说:“来,猫猫。过来,Rollo。”小猫的毛没有先前那么紧张了。

Damian继续用那种声音哄着小猫:“你不想再看到你的朋友吗?你的Angelina在等你呢。”

女孩的名字仿佛触发到了什么,小猫立刻小碎步跑入了Damian的臂膀。

 “太好了。”Damian松了口气,把毛球紧紧抱在胸口。猫咪浑身颤抖,伸出爪子钩紧了Damian的衣服。

Damian把披风拉过来盖住小猫,屏蔽住烟雾,然后他站起身来打算冲向最近的一扇窗户。

 “该死!”他跑到窗边时发现窗子太小了,他穿不过去。于是他决定折回,从他进来的楼梯间走,但是发现梯间已经被大火吞没。

 ‘这可不太妙了。’

Damian急忙扫视着走廊上下,然后他发现在楼层的另一端还有一个出口。他向那边冲了过去。他推拉着门,可是门关得死死的。终于,他用尽全力将门踢飞了出去。

Damian在发现自己犯了无法挽回的错误时瞪大了双眼。这个出口外也已经被火焰所占据,而他突然凶狠的闯入让大量的氧气倾泻而入充盈其中。

这一下反噬让Damian整个人飞了出去,但他没松开怀里哭喊着的猫,而是娴熟地接了一个后滚翻落地。然后他查看了一下走廊的左侧还剩余些什么,发现墙体正在坍塌,火从四面八方倾来。而这时,一片屋顶突然坍塌直往男孩身上砸来。

Damian躲过了一块燃烧的残骸,但立马被几块建筑材料砸到了,而他的面罩也就这样被它们砸掉了。

现在罗宾用披风遮着脸,艰难地咳嗽、拼命喘气以渴求新鲜空气,同时绝望地往瓦砾外爬去。

就在此时,他感到脑袋一阵眩晕飘忽,最终他在浓烟的包围中开始感到无力。

 ‘难道这就是结局了吗?’

Damian所处的区域开始因为越来越多的瓦砾倾泻变得更暗,而他的眼睛也渐渐要闭上了。

 “我……麻烦……”Damian在发不出声音之前低声呢喃道,“Cla……”

 “罗宾,你没事吧?!”一个声音在遥远的地方喊叫。

男孩的眼睛颤抖着睁开了,他慢慢恢复了模糊的意识。

 “怎,怎么了?”Damian声音模糊不清地发问。然后他眨了眨眼,意识到自己正戴着一个氧气面罩。

一双看起来快要哭泣的蓝眼睛立马亮了起来,Damian感到自己被紧紧抱住了。

 “你醒了!”

Damian皱了皱鼻子,试图挣开那个拥抱,但还是放弃并接受了它。

 “我听到那场火灾,因此赶去帮忙。但是不知道你已经在那儿了,直到听到你叫我。”Clark继续解释着:“谢天谢地我及时赶到了。我还以为我失去你了。”

Damian猛然从Clark的双臂中挣了出来,扯下氧气面罩,他咳了两声,然后吼道:“难道那样不是很好吗?”

“什么?”

 “如果我不在这里,你就不用浪费精力在我身上来讨好我父亲!”

Clark看起来一头雾水:“不,这不是——”

Damian立马驳到:“别对我撒谎!如果你那么想我信任你,那就别对我说谎。”

Clark闭上了嘴低下头,任由Damian继续斥责他。

 “承认吧,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缘故,你根本不会给我任何时间的。”

 “我……”Clark吞咽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真诚地望着Damian:“的确,有一部分是这样的……但是——”

Damian迅速举起一只手来打断了神情绝望的英雄。

 “听着,超人,如果你想知道我对你的观察结果,我能告诉你。”

Clark紧抿双唇耐心地等待答案。

 “我认为对上你就是对上一股强大而危险的力量。尽管你貌似单纯,实则比我一开始想象的机敏和足智多谋许多。但是……”

Damian的声音沉了下来,言辞间的恶意尽数消散。

 “我不认为你会对我或者我的家人造成威胁。你对我父亲的感情太强烈,而且你的生活也大多绕着他转。”

Damian现在看起来有一点点伤心。

 “你也十分在意这个星球,而且你对于自己行动的信念比那些你所保护的配不上你的人类更坚定。”

男孩缓缓叹了口气,然后仰起脸来看着Clark。

 “所以,正如我说的,你无需担心如何赢得我的准许。你已经不止得到了所有人的信任。我不会妨碍你的。”

 “Damian……”Clark柔声喃喃道,眼里闪着点点光彩。

Damian立马转过身去背向对方,他的眼睛稍稍感到刺痛。虽然如果有人问起的话,他一定会说那是被烟熏的。

“基于这个结论,我对你的观察正式完成。所以,麻烦你,别再浪费我的时间了。”

Damian听到Clark站起身来时,他开始跑步离开,钩爪枪也已经在手上准备妥当。就在这时,他突然毫无防备地被人拦腰抱住大吼。

谢谢你!罗宾!

Damian回望向女孩,猛烈地眨着眼,几滴泪逃出了眼眶,但他惊奇地发现小女孩简直是泪流满面。她到底还有什么好哭的?

 “你救了我的朋友!罗宾!你最棒了!”女孩边这样宣布着,边更用力地挤压着他。在她另一边臂弯里疯狂喵喵叫着的猫也在朝他哀嚎。女孩亲了亲男孩的脸颊,然后终于放开了他,灿烂地微笑着。

 “我……”Damian的脸烧了起来。“不客气……”他低声嘟哝道。然后他在转身准备离开前越过女孩看了一眼。大火早已熄灭,大楼上覆满冰霜——毫无疑问是超人冰冻呼吸的杰作,但英雄本人早已不见影踪。


***********************两天后***********************


 “Clark,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你。”

记者因为正全力躲避着的人的声音在耳边突然响起而僵在了半路。

Clark慢慢转过身来,脸上挂着一个不安的微笑,紧张地答道:“我,呃,我要跟Damian谈谈。”撒谎没有意义。

Bruce扬起了一边眉毛,嘴角微微弯起:“真的吗?”他微微扬起了头,哼了一声。“多不同寻常呀。”

 “呃,对,你知道……”Clark耸了耸肩,努力逃避着视线接触。

 “我知道吗?”

 “你不知道吗?”

两人无声地对视着,Clark看起来全然困惑,而Bruce则一脸空白。

最终Bruce放低了视线,开口道:“那个,Damian失踪了几个礼拜。”

Clark再一次心虚地移开了视线:“是吗……我猜你肯定很担心。”

Bruce摇了摇头,然后歪着脑袋好用眼角看着Clark,他笑着说:“没特别担心。我相信他有被好好照顾,还有,他会大体上完完整整地回来的。”

Clark的脸唰一下白了,他惊恐地快速瞥了Bruce一眼:“Bruce,我很抱歉。我没有想到会让他受伤的。”

Bruce抬起了一只手,安慰地点了点头:“Clark,放松。没事的。他以前试过在更糟糕的状态下回来,跟Dick一起。我只是希望他没有给你带来太大的麻烦。”

Clark的表情松了下来,嘴角重新带上了笑意。“这个嘛,大部分时候,没有。实际上他是个挺特别的孩子,我喜欢他。他是个很棒的搭档。”

Bruce的面容柔软了下来:“那么,你觉得Damian还是不喜欢你吗?”

Clark的表情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变得有点伤心:“现在大概更不喜欢了。”

 “是吗?”

 “不是吗?”

房间再一次安静了下来,Clark茫然地凝视着Bruce,而Bruce则一脸无辜空白地微笑着回望他。

最终Clark对Bruce皱起了眉头,他的耐心耗光了。Clark语气单调地问他:“Bruce,Damian在哪儿?”

 “事实上,我不清楚,”Bruce老实地回答。然后他奇怪地对Clark笑了起来,并且暗示性地敲了几下自己的胸口。“但我很确定拥有你那些能力的人多半能比我更快找到他。”

Clark发出了一个挫败的声音,然后边走开边抱怨:“谢谢你什么都没做,Bruce。”

 “随时效劳。”男人笑着回应。

******************************************************

Clark最终找到男孩的时候,他正无精打采地坐在饭厅的桌前他往常的位置上,用连帽衫的帽子遮住脑袋,戴着耳机,嘴里叼着一片吐司,一本书竖在面前。

 “嗨。”Clark无力地笑了笑,隔着书朝他挥了挥手。

Damian的眼睛瞪大了一下,又立马缩回成小珠子一样大小,然后他把书竖得更高,好把Clark完全挡住。

 “你想干嘛?”Damian抱怨道,懒得跟他建立更多眼神接触。

 “介意我坐下吗?”

Damian耸了耸肩,然后在心里咒骂了自己的这个举动。现在很显然,即使戴着耳机,男孩也是能听到对方说话的。

Clark选择了坐在男孩的身边而非对面,他望着窗外开了口。

 “Damian,我想跟你道个歉。你是对的。在我一开始打算跟你当朋友的时候,那并不是因为你的关系。我只是……我知道你未必这么觉得,但是你对Bruce非常重要。有时候可能看不太出来,但我就知道你是。因此,我猜我是出于很自私的原因希望你能喜欢我。我希望对Bruce如此重要的人能够喜欢我,因为我认为那能让我与他更加亲密。”

Damian往椅子里缩得更深,然后哼了一声。Clark虚弱地笑了笑,然后继续说:

 “但是,现在我终于更加了解你了,我对你的看法也完全不同了。你是个很特别的孩子,而这不仅仅因为你是Bruce的儿子,我认为你跟我在很多方面实际上更为相似。你思考的方式并不是非黑即白,而对此,我在许多层面上都十分佩服。”

一个柔声的叹息从Clark的唇间溢出,他的表情变得更为热切了。

 “你还年轻,但那未必是一件坏事。那只会意味着你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你与当时同龄的我比起来,入世深多了。我已经能打包票,你会飞速超越你的父亲,而我知道Bruce也是这么觉得的。而那,就是他对你如此严格的原因。与所有父亲一样,他希望你比他更优秀。”

Damian现在用眼角看着Clark,用尽全力假装毫不关心。当下这是一件非常难办到的事,特别是他发现Clark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微笑。

 “你将来能为这个世界奉献那么多,那些当下我们都没人能做得到的事。因此这里的每个人都会这么关心你爱护你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我真的十分期待看到你未来的成就。”

Damian迅速避开了对方的视线,把脸埋进书里。他的脸因为Clark最后的直视而烧了起来。对方的脸上现在也带着一抹绯红,眼里尽是局促。

 “无论如何,我知道这对我和Bruce的关系不会产生影响,而你也对获得我的友谊不感兴趣,但我对获得你的很感兴趣啊。就目前来说,我猜我能满足于仅仅是盟友,但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关系能变得更好。”

Damian屏住呼吸偷偷地从眼角瞄着紧张的Clark。

 “我知道如果我能呆在你身边的话我会有更多收获。你,是我会骄傲称之为盟友的人,同时,我十分期待终有一天我能说你是我的朋友。”

Clark说完便向男孩伸出了手。经过一阵寂静,Clark耐心的姿势也丝毫没变。Damian终于放下了他的书,摘下耳机,平静地看了看那只手,然后回望着Clark。虽然他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忧虑和腼腆,眼中却满含光彩和希望。

 “我……”Damian拖拖拉拉地开了口,他感到自己的耳朵跟脸一样烫:“好吧。”他咕哝着握上了那只手,但依旧躲避着对方的视线:“如果那就是你想要的,那我当然不会阻拦你。”

Clark的表情亮了起来,他满腔热情地摇晃着Damian的手。

Damian把脸埋得更低了,胸口紧紧地绷着,他低声结巴道:“我也期待跟你合作,Ke…Claarr…k……”

看到Clark那大到难以想象的笑容和那双满含欢乐的大眼睛,Damian感到自己整个人都发起烫来,心跳也飞到了一个无法控制的速度。在意识到是自己的话语令对方变得如此兴高采烈的时候,几乎令男孩因此微笑了起来。

 “是我的耳朵坏了吗?你刚刚喊Clark的名字了?”一个得意洋洋到基本上是在笑的声音大声响起。Damian立马认出来了站在他身后的讨厌鬼是谁,这让他的脸一下子褪了色。

 “别傻了!”Damian冲口而出,血液回流到了脸颊。然后他转身怒瞪盯着他笑的Dick,用完全没有进行音量控制的声音回应:“我只是嘴滑了。我肯定是还没从伤病中恢复过来!”

Damian迅速将自己的手从Clark的抓握中甩了出来,皱了皱眉:“回见,Kent!”

Clark的脸也皱了起来,但是他的脸上笑容依旧。他笑看着Damian气冲冲地离开房间。

 “啊,可惜。我还以为我们终于上了一个台阶呢。”Clark沉默地噘了噘嘴。

Damian冲着站在门口的Dick狂怒地绷着脸,年长的英雄只好双手高举向空中,往旁边移开了。

就在这时,Bruce和Alfred都满脸困惑地走入大厅,步向骚乱中心。

 “父亲。”Damian突然开口,他挡住了Bruce的道,鼓起胸口,将身子尽可能挺得直直的。

 “Damian?”

年轻Wayne的脸红得像一块牛肉一样,但他眼神坚定,五官紧锁:“这轮暂时算你赢了,但是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带一个更厉害的人回家。我会超越你的。”

Bruce望向Dick,而对方只是无辜地耸了耸肩。于是他看回自己的儿子。“好啊。”

Damian的嘴弯成了一个高傲的得意笑容,然后他哼了一声,猛然转身朝反方向冲了出去。而Bruce则一脸困惑地观看了这撤离的全过程。

这时,Wayne家的管家终于走到了Dick身边,Dick一边看戏一边用手捂着嘴无声地狂笑。

 “天呐,Alfred,我不知道Clark怎么能再而三办到的,那个幸运的混蛋,” Dick最终笑着开口,“我猜他们得在超人的游戏卡牌里加上一个新能力了。”

Alfred抬起一边眉毛回应道:“噢,Richard少爷,那是什么新能力呢?”

Dick抹去眼角的泪水,发出了最后一声窃笑,然后笑着说:“Wayne迷惑者。”


THE END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