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_Cassie

【翻译】绿红小短篇3 - 关于甜甜圈

AO3原链

授权图我懒得在这边贴啦,反正作者姑娘原文评论里说OK了。要是到时候SY好了我把文贴过去的时候会顺便放一下截图。

原文小短篇合集里有10篇,我挑了几个个人比较喜欢的来翻。(我大概就是无聊了,然后我吃了这么多粮好像是应该做点什么)


***********************************

回复点文:“早餐是谁负责做的?”

***********************************


Barry整个人弹了起来,瞬间坐直,并努力眨眼把自己眨醒。肾上腺素冲刷过他的身体,在他耳边拉响警报。直觉掌管了身体,惊慌涌上喉头——他必须赶到他身边,得跑得再快些——Barry的脑子进入了神速力场,世界慢了下来,神经突触以光速运作起来,他花了一会儿终于消化了现实——


闹钟。


他松了口气,滑回到相对时间里——那不是真的——差点没发觉自己的脚被缠进床单里,险些要摔下床了。他努力扳正身子,一手拍上了闹钟以保持平衡。每个清晨都是一场努力不用神速力将那块便宜塑料的分子震动到爆炸的练习。

讨厌的哔哔声终于停止,Barry的心跳也回复到了速跑者的正常水平,他揉了揉眼睛,双肩疲惫地垂着,让惊惶消散在孤独漆黑的小小卧室中。再一次,不足四小时的睡眠。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像这样撑多久。

他逼迫自己离开了舒适的毛毯茧子,赤足踏上公寓冰冷的木板地,恍惚地蹒跚走向洗浴室。Luthor最新的反正联特遣队给正义联盟带来了严重的伤害,更别提它对Barry睡眠计划造成的伤害了——他得用上这些年存起来的休假,才能保证这个世界不会突然在一天里完蛋。

他被洗手间的门槛绊了一下,好在他扶住门框稳住了身形。他伸出颤抖的手打开了水龙头,安静的水流声在瓷砖地面撞出诡异的回响。Barry的双眼因为回想起正在褪色的噩梦内容而涣散。

噢,是的,糟糕的不仅仅是缺乏睡眠,更是他本身就少得可怜的睡眠还被噩梦所缠扰——虽然不是什么新内容,但它们现在比较……聚焦于这件事上。梦里总有他们打不赢的战斗,他总是太慢,而Hal总是会在他惊醒之前以某种可怕的方式死去。不管有多努力,他从来都赶不及救他——这都快把他逼疯了。

他把手伸到冰冷的水下,泼湿自己的脸,以期忘却种种恐怖的画面:Hal撞死、被Darkseid的射线瞄准碾成尘土、在冰冷黑暗的宇宙中窒息而亡——

Barry用力擦拭着皮肤上干涸的汗渍,他从毛巾抵在脸上的粗糙质感中获得了些许宽慰——他正努力逼自己在清晨6点停止想象那些可怕的画面。他以前也做过有关于Hal的噩梦,但从未如此频繁——上周每一晚都这样。为什么?为什么是现在?

Barry右手紧紧抓住冰冷的大理石台面,左手挫败地抓了抓头发。Hal上周离开了地球——为了某些必须尽快处理的十分重要的宇宙突发事件。Barry难以忽视胃里那股因担忧而生出的熟悉刺痛感。不知怎的,因为Hal在宇宙遥远的另一端导致Barry无法看顾到他后背的这个念头,让他从隐隐担忧发展成了会每晚浑身湿透地惊醒的状况。

Barry轻轻关上了浴室的灯,走向厨房,他还在努力搞清楚到底有什么东西变了。不是说他之前就不会因为Hal要离开地球去完成灯团的任务而想念他或者担忧他。理智上,他清楚Hal大概是宇宙中最为强大的人之一(能硬接毁灭日几拳后还活下来把那当故事讲可不是易事)。但是一想到Hal在Barry看顾不到的地方,他还是忍不住紧张得胃揪成一团,心脏狂跳。

也不是说只有他一个人想念他——没有了Hal那道熟悉的绿光发起(多半不过大脑的)冲锋,正义联盟都变得不太一样了。他跟Barry总是那么有默契,他们总能完成复杂的组合双打,从而令他们的反派都为自己当天起了床而感到懊悔。当他没在那里看着他的后背,Barry总感觉自己魂都丢了一半……并不是说他会对任何人承认这件事,毕竟这样谈论自己的好朋友可是十分尴尬的,而且那看起来一点都不柏拉图。如果那位好朋友碰巧还能让他心跳变快一点点,好吧,那只是他自己的事。

厨房的电灯闪了一下,然后低声哼鸣着亮了起来,Barry肚子咕咕响着走向了冰箱。他试着把关于Hal的所有念头都赶出大脑,转而专注在正要展开的一天上。他真该去找一份奄列来吃,或许该找二十份——每天绕着世界跑那么多圈让他的卡路里摄入量严重高企。他很确定他已经被街尾那家蒙古餐厅永久性列入黑名单了。Barry噘了噘嘴——要吃吃你个头

他边打着大哈欠边拉开把手,在冷气碰到他裸露的身体时打了个哆嗦——昨晚实在是太困了,他只来得及脱下制服就脸朝下把自己摔进了床里。他眨了眨眼睛,试图在身体因被眼前的恐怖景象吓僵之前保持视线聚焦。

冰箱里几乎是空的,唯一能吃的是一块长得十分抱歉的畸形黄油和一颗发霉的土豆。他无精打采地贴着不锈钢站立,胃部因为饥饿缩成了一团,他闭上眼,迎接绝望的洗礼。他不是被没食物这件小事打击到了,不,而是因为,这是这个究极可怕的一周里最后一根稻草。

他让冰箱门自行合上,重力拽着他的脑袋“梆”地撞上了冰冷的金属,他努力开动脑筋想出一个不包括令闪电侠饿死在自家厨房里的策略来。老天,他真的很需要——

前门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他猛然抬起头来,怀疑地眯起了眼睛。谁会在——他抬眼瞄了一下厨房的钟——早上六点十五分的时候来看他呢?他冲回自己的房间套了一件衣服,从床头柜上抓起闪电侠的戒指并小心地将拇指覆上开关,然后慢慢走向门口。在经历了这么一周以后,就算是寒冷队长终于猜出了他的身份,现在正埋伏在他的门廊,他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他谨慎地移开门镜的挡板,窥探着门外,当他只看到一片黑暗的时候,他更加怀疑了。门嘎吱着打开,Barry小心翼翼把脑袋伸了出去。外面没人,搞——

“嘿,小熊。想我了吗?”

他把脑袋猛然扭向左边,看到Hal Jordan靠着他公寓的木门框,脸上是漫不经心的得意笑容,还抬起右手两根手指敬了个礼。他放任自己的目光扫过Hal全身——老天,他差点忘了Hal能轻松自在地就让自己看起来有多么耀眼:巧克力色的头发在风中轻柔地飘扬,父亲的旧夹克衣领在冷风中稍稍竖起。Barry胸中突然升起一股暖意,一整周以来困扰着他的担忧终于消失无踪。他在这里——他平安归来了。

Barry瞄了瞄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脸上烧了起来。他正要开口回应,但是突然,一股香味袭击了他的鼻子,在他一留意到Hal左手拿着的四个纸盒时,他的肚子就大声嚷嚷了起来。话语在经过大脑之前便冲口而出——

“我的天,那是甜甜圈吗?”

Hal爆笑出声,笑到眼尾都皱了起来,他用右手搂住Barry的肩膀,引着两人走进昏暗的公寓。而Barry则因为两人相触地方的温度而心跳加速。Hal啪地把几盒甜甜圈放到了厨房的桌上,稍稍低下头,挠了挠后脑勺。

“在我今早进入地球近地轨道的时候,就收到一只小绿鸟消息,说某个速跑者加班都加疯了——我猜我得保证你不会在哪里晕过去了。”

Barry站在门边——Hal在那里放开了他——凝视着对方,脚上挪不动步,内心挣扎着要给这阵突然冲刷全身的情绪下定义。

Hal Jordan给他带吃的了,即使他大概(绝对)没那么多闲钱。他一完成长达整周的星际任务回来,头一件事就是飞来中城,在Barry最爱的甜甜圈店稍作停留,就直奔他的公寓,以确保他还安好。就在Barry需要他的这一刻,他就出现了,面带着得意的笑容倚在他的公寓前。Barry感觉自己又能呼吸了。

Barry的胸口紧了起来,眼睛酸酸地在几盒甜甜圈和Hal担忧的脸庞间来回游移,脑袋光速运转了起来。噢,天,他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了,这种充盈胸口的暖意,这种他一看到Hal的笑容就会感受到的头晕晕轻飘飘——他知道这意味着——

——这意味着他完了


(“他完了”这里原文用的是he’s screwed,有一个意思是被上,这里不是这个意思啦,但是个人总是觉得很搞笑,好吧是我比较污)

泡速跑者用食物果然是功效比较强,Hal个熟手技工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77)